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L3
所有文图转载随意 但请不要修改内容
爱双王 爱学习 爱写文 爱看书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尊礼 Toffee

@夜岚听海 夫君君520快乐(・∀ · )

强行掐点www

窝emmm对不起你们贺文就这点文笔还渣

过气写手纹夜(不你就没火过)

祝阅读愉快

片缕金色阳光透过梧桐叶缝隙,光影斑驳,穿过透明移门,星星点点洒落在亚麻色地毯上。

周防缓缓睁开双眼,半边视线被青色遮挡,手臂被怀中的人枕着,时不时往里靠近,听得到细微的鼻息声,鸦羽垂落,长时间的警戒松懈下来,难能看到这种状态的宗像,并未准备起身,周防垂着眼帘静静注视,平时杀气汹涌的瞳孔此时几乎要沁出金色蜜酒来。

被子发出窸窣声,宗像睁开眼,柔软青发挠得周防半脸瘙痒,摆脱了头发后低头看向宗像。

“早安,周防。”宗像揉了揉眼睛,抬起头轻声说道,声音相比平时更软了些,语气中带着还未完全褪去的困意。鎏金对上绀紫,在阳光折射下瞳孔似琉璃般清澈璀璨。双眼被阳光刺得发酸,宗像低下头半闭上眼,向周防颈间靠了靠,笑道:“难得阁下醒这么早。”

“今天不上班吗。”周防搂住宗像,半睁半闭着眼吻上宗像额头。平时最先映入眼帘的,本是被掀开的被子以及尚还温暖的有些皱起的床单。今天倒是还窝在自己怀中沉沉睡着,在醒来后甚至没有挣扎还说了早安。

“阁下睡得连周末都忘了吗。”宗像轻笑道,使坏般用鼻尖蹭上周防,在面颊上轻啄一口。“哈,谁上个周末一大早就去Scepter 4办事了的。”周防轻哼一声,翻身将宗像压在身下,低下头去想吻上宗像。冰凉指尖触上唇瓣,以指封唇。

宗像说道:“刚起床阁下想干什么,发情也请看看时间。”

按工作日来说宗像总是比周防起得早将近半个小时,如果周防醒时掐的点算准,说不定还能在宗像即将出门前索要一个吻。而周末,或许是因为工作劳累的原因,宗像总是睡得能比周防多很多,而靠周防的情商支撑,即使是外面发火灾了也不会叫醒宗像,因此宗像只需要心安理得地浸在爱人的怀抱中就够了。

而宗像总会扫周防的兴致,从容自在地笑着把周防从自己身边推开。周防无奈只好起来。一切打理完毕,本想瘫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吃喝睡结束这一天,视线突然被遮蔽,被宗像随手扔了几件衣服在头上。

“……”慢悠悠地扒开衣服,只听见宗像说道:“请阁下陪我出去买东西。”走到沙发后,抖了抖白色外套后穿上,随手拿过冰箱上的钥匙,宗像皱眉,叹了口气,“真是,又不放好。”轻声抱怨着,转而提高音量说道:“在沙发上待一天脑子会变傻的,虽然阁下的脑子已经够傻了。”

“啊?”

“要喝草莓牛奶就跟着。”

“……哦。”

阳光不算毒辣,空气中漫着不明的甜蜜气息,街上似乎比往常多了些男男女女,温暖而幸福。卖鲜花和小饰品类的小摊贩也变得热闹起来,咖啡厅门口的黑板被重新修改,用粉色粉笔写上当季新品和爱心。网络谐音意义上的情人节,宗像多少了解一些,虽说他与周防并不太在意这些节日。不过也正因此,自己与周防似乎成了被瞄准的对象,余光扫过周围的女孩,宗像思索着待会儿该如何应付。

尽管被搭讪这种事已经差不多是习以为常,宗像多少还是会有些苦恼。本以为世界上所有的女孩的性格和淡岛不会有太大差别,一次情人节一个人出门时却发现淡岛真的是个非常优秀的人。特别是诸如情人节此类的情侣专属的节日,单身的女孩往往会变得大胆起来,总是会让宗像有些束手无措。

而相比之下周防尊就是个人才了,该说不愧是流氓头子吗,给个眼神就能把别人吓跑,从此宗像坚定了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带着周防一起出去的决心。

“喂。”

突然被周防抓住手臂,宗像诧异,“不是要买茶叶吗。”转了转头示意店铺方向。

“难道你要买……尿布?还是奶瓶?”周防笑道。

猛地回过神,抬头望去,幼稚的图标和玩偶映入眼帘,自己方才似乎差些就要走进一家婴儿用品店。周围女孩走过宗像身边时回头看向宗像,“不,是我的失态,走吧。”宗像笑道,转身与周防消失在人海中。

周防很少会去记住店名或是路名,唯独宗像会久久停留的,他的印象会格外深刻。对于那家质量高得出奇的小小的茶叶店,周防只记得宗像的眼睛盯着嫩绿的幽香茶叶,罕见地闪烁着,仿佛在海底找到了宝藏。自那之后宗像与那家店的老板成了熟人,总会时不时给宗像留下一袋刚进货的新茶,让周防从HOMRA回去时顺路带走。

“买茶叶之前,先去另外一家店。”宗像回头微笑着说道。

“Candy”

店面装饰得很浪漫,店名起得简单却深受女孩的喜爱。门上挂着的深棕木板上,刻着白色的花体字的OPEN,红色蔷薇爬满白色墙壁,鸢尾花微微摇动着。壁橱中摆放着亮晶晶的各式各样的精美器具和糖,店中顾客比往常密集了些,倒还是十分稀疏。宗像拉着周防走进了店,周防看着有些惊讶,问道:“宗像你什么时候……”

在周防的印象里,宗像很少吃过糖,除了淡岛强塞给他的红豆泥可以说几乎不吃甜味的东西。尽管家中常常备着,除非宗像加班熬夜迫不得已塞一颗,基本上没有碰过。

“安娜小姐说要吃这家店的太妃糖,难道阁下忘了吗。”

“……”

几天前安娜被班里的某个男生送了一盒太妃糖,安娜当然知道那男孩的心思,冷淡地拒绝后还是被强塞了糖进书包,回到HOMRA倒发现糖出奇地好吃,便让周防买几盒太妃糖给自己。

“还请草薙先生好好监督安娜小姐不要吃太多糖,会蛀牙的,还会胖。”宗像笑道。

“倒不需要提醒安娜,要提醒的是镰本和八田。”周防挠了挠头。

宗像想起去年八田和镰本合伙在酒吧厨房挖了三口草薙给淡岛做的生日蛋糕的事,觉得周防说的很有道理。

推开店门发出轻微吱呀声,门上铃铛撞出清脆声响。店中的糖的品种比想象当中要多得多,琳琅满目,雪白糖霜洒在软糖上,玻璃罐中的糖豆折射出不可思议的好看光芒。穿着小洋裙的女孩在瓶瓶罐罐中穿梭,显得十分激动。空气中卷着沁人的甜香味,似乎还夹着些许苦涩,目光飘向吧台上的咖啡,蜜与苦相互交织的微妙香味。

宗像拉着周防来到太妃糖的分区前,红棕色的糖果在灯光下显得柔和,红糖香味愈发浓郁。细细看着太妃糖的颜色倒与周防此时的瞳色有几分相似,宗像垂下眼帘,大脑竟一时停止了思考。

被门铃声迅速拉回神来,宗像眉头微皱,说道:“但是真是困扰呢,安娜小姐似乎并没有具体说明糖的种类呢。”“随便买一点不就好了。”周防的下巴搭在宗像肩上,“不,首先是种类好坏,其次是质量,然后还要看原材料……”

周防总是不能理解宗像的择物标准,一样的东西随便买一点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挑来挑去。周防疑惑,也只好依着宗像的心思去做。“啊?不是都是太妃糖吗?”周防问道。

“太妃糖的种类也是很多的——周防你还记得安娜小姐的糖的味道吗。”宗像想起周防被安娜硬塞过一颗糖,眼镜突然反光,想让周防把所有的太妃糖都试一遍。

“周防你要不……”

“打扰一下~”元气的女服务生穿着红白条纹的制服,双手拿着圆盘显得十分活泼,“本店最近推出太妃糖的新品,两位如果想尝试的话可以到棕色柜桌那里试吃哦。” 出于好奇,两人来到桌柜前,玫瑰形状的太妃糖被红色糖浆包裹,洒下白色糖霜,“干脆帮安娜买新的,反正是她喜欢的颜色。”周防说道。

周防浑然不知自己刚刚刚被店员小姐保住了一口好牙。

到家已是一点,周防把所有东西扔在桌上就躺在沙发上咸着了。宗像整理完桌子后,从方才的纸袋子里拿出糖罐。亚麻色的纸绳被打成蝴蝶结,串着卡纸制的纸条,上面用黑色钢笔写着花体的Happiness。

“结果到最后都没有试过糖就买了呢。”宗像笑道,对着灯光端详糖果,外壳糖浆透光而内里的太妃糖严严实实。不常常吃甜物却出于好奇,宗像把糖吃进嘴里才发现自己意外的能接受这种甜度,并不是发腻,而是甜到极致后的微苦。

倒是有些熟悉。

“怎么,糖有问题吗。”周防看着宗像的表情有些诧异,从沙发上坐起后站起身来。

“不,完全没有,反倒是您……”周防突然从背后抱住宗像,“请您放开……”宗像回过头去想挣扎拥抱,周防趁机舔去宗像嘴上遗留下来的白色糖霜,清甜而柔软,交换了一个并不同往常那样激烈的吻。“还行啊。”周防轻笑,显然是一副得逞了的表情。宗像愣了愣,仍由周防抱着自己,无奈地笑了起来:

“您可真是……”

“520快乐。”

“哦呀,您知道这个节日呢。”

“八田和前几天就在叨叨了,不知道才怪。”

“看来您的耳朵还没有退化。”宗像轻拍了拍周防的手臂,示意让自己转个身。“既然您知道,就没有什么表态吗。”宗像的重心突然向前,周防倒在沙发上,一个膝盖搭在沙发边缘,宗像环着周防的脖子,居高临下看着周防。炽热鼻息打在脸上,两人的距离几乎为零。周防愣了片刻,环上宗像的腰,笑道:

“乐意奉陪。”

宗像低下头去吻上周防。

五月二十日十三时十四分。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纹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