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L3
所有文图转载随意 但请不要修改内容
爱双王 爱学习 爱写文 爱看书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尊礼 东京夜雨

 @暗嵐  @夜岚听海  @Ծ‸Ծ  @感恩的受精卵 


黑道点梗加糖两发完!

我真的需要写点糖来安慰我自己了QWQ

祝阅读愉快(・∀・)

1

德累斯顿七家,本家·七曜殿内。

昨夜黑道原本家宣布,宗像家家主继位大家长,本家由周防家更改为宗像家。

日本全黑道家族为之轰动,德累斯顿七家家族为此消息而从世界各地匆匆赶来东京。日本的黑道不需要遮遮掩掩,在阴影之下苟且偷生,何况德累斯顿七家不容小觑,他们象征着王权,是“氏族”,他们的家主,即是“王”。他们掌控着全国的政治军事以及经济,强大的权利使他们不可能甘心于隐蔽自我。

殿外夜雨零散,偶尔落下几片鹅绒白雪,黑石寒樱被雨水浸染,雨滴将落未落,在微微卷起的花瓣中打转,院内石池潋滟,漾起波澜。殿内喧嚣,古典氛围似乎是家主的喜好,彬彬有礼的老成员或是家主中,难免有几个不识抬举的新人被家主带出来,像遛狗一样见见世面。

或是治治那张欠扁的嘴。

2

“那不是羽张迅先生吗。”

“似乎是宗像家的前任家主呢。”

“旁边那是谁?还戴着眼镜装温文尔雅。”

“不知道啊,可能是他的跟班吧。”

一阵脚步声,宗像家的家族重要成员就位,隐隐约约听到嬉笑,羽张有些难堪和尴尬,“宗像,不需要在意。”他侧过头去苦笑着,轻声提醒戴眼镜的,名为“宗像”男人,“当然。”男人笑着眯起了眼,随即望向那几个正聚在一起嬉笑着的人,“他们是新来的?”他问羽张,“差不多三四个星期前,只是微小的分家而已。”羽张回答着,“他们等会儿就会知道的。”宗像笑笑。半晌,羽张与周围成员一同停下了脚步。

“好了,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老师说得真是深奥呢。”宗像笑着用“待会儿见”的手势短暂告别了羽张和其他成员,在那些人错愕又惊奇的眼神之下,只身一人缓缓来到大家长的王座,站在绿茶色垫前,拿下眼镜,露出英气锋发的优雅面容,“宗像礼司在此宣布,在此继承大家长一职,并将本家周防家迁移至宗像家。”

“谁都不会想到吧。”羽张喃喃自语。

“如今统一整个日本暗社会的黑道皇帝,居然是一个三十未到的毛头小子。”

宗像的身后,是天照大神巨大壁画。

与你的见面,我很期待啊,周防……

宗像这么想着。

正当此时,身后的壁画突然爆炸,纸布与木头的碎片飞溅,紧接着,身边的帘幕接二连三地燃烧起来。

3

与此同时,蔚蓝天空之下的如同巨弓一般的拱桥上,寒风呼啸。

一个男人戴着眼镜,体型微胖,像是一个生意人的样子,颤颤巍巍地站在拱桥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想必是一生都未怕上过这种地方来,可想而知方才攀爬的样子有多狼狈,似乎是早有人在等待一般,走到了拱桥最高处便见到了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吸着烟的背影,和另一个未转过身去的金发男人,烟雾缥缈,消散在空气中却迟迟不肯离去。

金发男人向他示了意转身拍了拍赤发男人的肩,回过神来,鎏金的眼眸深处如同有野兽即将迸发出来一般,戴着眼镜的男人微微战栗,急急忙忙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名片来递给金发男人,点头哈腰地问着好。过了半晌,烟燃尽了,连带着烟灰一同飘向远方,赤发男人将烟蒂踩在脚下,问道:“事情都办完了?”

“是,在主会客厅安置了炸弹,现在的话已经引爆了。”男人恭恭敬敬地回答。

4

“干的不错。”男人简短地回答,听不出冷暖。

“那个,如果不嫌弃的话……”男人手持一张白纸,急急忙忙将其迅速递给赤发男人,赤发男人接过来扫了眼标题,皱了皱眉。

宗像家青组主要成员名单。

男人献殷勤般的语气说道:“在混乱之中拿来的。”观察着赤发男人的脸色,男人小心翼翼地,陪笑地看着,片刻,赤发男人将纸递给金发男人,再次低下头去点了根烟,究竟满不满意?男人迟疑着弯腰去看男人微微低下头来的表情说道:“大人请问报酬……?”

“给他吧,草薙。”赤发男人吐出烟雾,被称作草薙的男人把手中的黑色手提箱递给男人,苦笑着的脸上带着不知为何的怜悯。男人半疑但还是接下了,半跪下来打开手提箱,满满一箱的纸钱味道微微散发出来,男人迟疑的脸色瞬间变得眉开眼笑,规整地排放着,少说也有百千万。

飒——大风吹过,张张美金随风的方向刮去,发出凌厉的声音,划破空气,男人向钱钞飞去的方向着急张望,“没事,钱的事不用着急。”赤发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着,吸了口烟,手上正在给枪换弹匣,令男人胆寒:“等会儿回总部,会烧给你的。”

4

“烧?”男人的心脏漏了半拍。

盒中千万纸币瞬间化为成灰,顷刻间又被烈火燃烧殆尽,男人发出窝囊的惨叫,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支撑着身体踉踉跄跄向后移动。似乎是知道了赤发男人的意图,男人急忙翻了个身,仓促站起身来向桥下跑去,惊惶布满了整个脸庞,男人这才发觉他已经下不去了,黑色的手枪传来上膛的声音,男人的心跳随清脆的声音将近停止。

“站在一个警官的角度,你确实帮了大忙,但是作为我个人,周防尊,背叛宗像这件事,我绝不原谅。”

波澜不平的水面上,泡沫荡漾开来。

片刻。

“没想到真的掉下去了啊……怎么办啊尊。”

“还不过是擦肩而过就能吓到这种程度……真是窝囊,现在的黑道都那么胆小的吗?”

“哈哈哈……”

“等会儿让人回收了送回去,啊,跟他说钱就别想了,先想想要切左小指还是右小指陪完罪再磕几次头再说吧。”

5

吠舞罗。

维护日本治安秩序的最大组织。

“哈,宗像。”周防坐在黑色沙发上,一身改良过的黑色军装制服懒懒散散地穿着,把玩手中的金属手铐,银光反射,亮得晃眼。报纸和手铐随便丢在一边,周防站起身来缓缓走到防弹玻璃砌成的墙壁,手搭在玻璃上,炽热的雾气模糊了景色,俯视全东京,嘴角勾起恶劣的弧度。

终于爬到这里来了吗,让我好好期待吧,宗像……

“尊。”打破许久的沉默,草薙出云敲响了周防的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

不像是草薙的开门声,带着粗暴又急促的撞门声,周防皱了皱眉回过头去,先冲进来的并不是草薙,而是八田。脸上早就藏不住喜悦,“不愧是尊哥!”八田紧攥报纸激动着大声喊道,草薙疾步走上前去,一拳头敲在八田头上,“办公室里保持安静,八田。”草薙没好气道。

“这样一来终于能和那群家伙宣战了!”全然没把草薙的话听进去,八田兴奋地大喊大叫。

“尊,很开心。”走入房间的银发女孩同样穿着量身定做的女式制服,皮鞋与地面发出清脆声响,女孩轻轻拉住周防的衣角,仰起头来,深红的瞳孔深处反射出周防的样子。周防愣了愣,看向身边的女孩,“可能吧。”这么答应着摸了摸女孩的头,温暖的手掌触到微凉的发丝,女孩的头靠向周防的手。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回归,不是吗,King?”

温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亚麻色头发的男人也如同那声音一般温和地笑着,“十束哥!”八田转过头去兴奋道,“真是,十束你也别惯坏了尊,这种办法很阴诶。对吧安娜。”草薙苦恼地挠挠头向安娜求助,也不知是为了给自己找乐子还是真的那么想,安娜平静道:“多多良,阴险。”

“草薙哥你这样就不阴险了吗!”

办公室里回荡着笑声。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纹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