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9L
QQ:2632109662
(长期渴望扩列嘤嘤嘤)
感谢泥萌关注窝啦(*´∀`)

尊礼 BacK

复,复健ing(瑟瑟发抖)


 @夜岚听海 


与原作有改动


这是个坑这是个坑这是个坑(´・_・`)

素材为敬太的转生paroվ'ᴗ' ի

转生学生尊×原设礼

阅读愉快ε๑⍥๑з

那是石板被破坏的第二年。

即使不再是王,宗像也依然是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室长,没有了异能的Scepter 4恢复本职,处理着关于失去异能的普通居民的工作安排。手边的佩剑虽然依旧挂在腰间,却已无了青白火焰的迸发,宗像的手自石板消失后也不曾碰过天狼,早无当年与周防厮杀时的那股酣畅淋漓。

雨水浸染着东京,街上梧桐树的叶片被雨水打湿,石阶地板被淋得发亮。雨水随着石阶的缝隙渗透进泥土,浅薄雨雾笼罩四周,似是细雨绵绵又仿佛干脆利落,捉摸不透。洗漱过后宗像换上一身深青色衬衫,白皙的左手无名指骨节上戴着银色的磨砂戒指,代表着周防还未死时他们一同度过的流金般的岁月。手腕上照常戴着OMEGA石英表,干净的罩壳将周遭的景色映入黑色表盘中。看向滴落了雨滴的透明窗户,撑起透明的伞,宗像出了门。

虽然是可以好好享受闲暇的周末,宗像依旧待着佩剑出门,说是外出散步倒不如说像是便衣巡逻,随时随地都会有由于残留异能而爆发事件的可能性。说到底自己还算是青之王,镇压暴乱也是自己的职责。

打开手机上的定位,呆在Scepter 4总部闲着没事干的伏见摆脱掉瘫在沙发里一样颓废无力的状态并直起身来单脚一蹬滑到自己日常的办公桌前,精神转而高度集中,打开监控和威丝曼指数测定仪。一切平稳,伏见叹了口气,对着耳部的通话器抱怨道:“室长还请您不要那么吓唬人行吗?在打开定位的时候请事先提醒一声,不然以后突发状况我可不管您。”

“哦呀,真是冷淡呢,伏见君。”宗像笑笑。

石板的载体消失,但是其力量犹在。虽然当时石板被破坏,青色的剑随着消失,但在那一年后石板仿佛是复苏了一般,天空中依旧存在达摩克利斯之剑,至今仍未寻到石板的载体。自己依旧是王,Scepter 4依旧是青之氏族,安娜的吠舞罗还是依旧喜欢惹事,赤青两族依旧天天打打闹闹。

有那么充沛的力量,可曾经与自己亦敌亦友的人已经不复存在了。

每当宗像即将染指新鲜或是衰老的生命时,熟悉的铁锈味便会介入他的鼻息。看向自己的右手,不应存在的血迹在宗像眼瞳中流淌。

那是周防的鲜血。

杀了周防之后,那血迹便一直留在宗像手上,洗不净也擦不去,每当冰冷的水将自己的手冲得发红,在一旁看不下去的伏见就会帮他关上龙头并类似安慰般说道:“室长,您的手没有脏过。”

怎么可能没有呢,宗像在心里苦笑,周防温热的血液至今残留在他手上,只不过看不见而已。

他真的爱过周防吗?他问自己。

并不是爱过,这份无法传达的感情直到现在都在。

如果没有石板该多好。

但如果没有石板,他与淡岛会死于飞机事故,周防会死于暗山的追杀。想到这里,宗像苦笑一声,自己竟也会想这种无聊的东西。

自嘲一般笑了笑,宗像将继续向着朦胧的看不清方向的雨雾前进。

瞥见不怎么起眼的墙角小巷,宗像听闻一阵骚动便停下脚步。那里正站着好几个类似不良少年又和黑帮有点相似的几个人,正围着一位几乎可以被称为是高中生的男生一顿拳打脚踢,男孩一头赤色的红发在几人的来回移动下时隐时现,晃动着的稍显虚弱的身躯和满是血的脸庞让宗像不禁皱了皱眉。

那是记忆中的红色。

“室长,这里有威丝曼反应。”伏见开始警惕起来。显示板上的威丝曼指数飙升到了七十多,“虽然非常平稳……但很强大。”

“哦呀,那可真是不调查不行了呢。”宗像笑着向巷子里走去。

“耀武扬威个什么劲啊,现在怎么威风不起来了?见义勇为的好孩子啊!哼,不就是个没人要的呆子吗!”像是几个男人的首领,比其他男人稍高一些的男生从两个男人间走到被打得嘴角沁出血沫的男孩,那样子只能看得出来是被宠坏了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少爷。他狂妄地笑着,蹲下身去抓住男孩的头发使劲地拽,痛得那男生倒抽冷气,似乎是引以为乐般,男孩的力道又上了一层,将整个头从靠着的墙面拉出。

男孩像是无所谓一般,不曾挣扎也不曾喊叫。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虽处于劣势,但看向男生的鎏金的眼眸好像是在俯视着男孩,虽说居于高位,但那男生倒是急了,胡乱踢踩着赤发男孩的身躯,身上的学生制服被踢得皱巴巴脏兮兮的,但少年的那副平静的面庞基本上不会让人产生怜悯之情。

周防?宗像差点脱口而出。

“尊哥?”伏见直接说了出来,立刻被宗像驳回了,“不,那不是周防。”说得非常成稳却没有一点把握,似乎是靠直觉判断。

不。不可能是周防,宗像似是用力地闭了闭眼,向着前方走去。

“室长那威丝曼指数调查的事情怎么解决?”伏见急忙问道,两年来从未见过如此高的威丝曼数值使他越发感到这男孩的珍贵,“今天手使不上力气,还请伏见君谅解。”宗像随随便便应付了几句。

“室长!不要再逃避了!您无法忘记周防尊!”伏见实在是不想再忍了,直接吼了出来,忘了监听器的位置就在耳旁。

倏地停下脚步,宗像握紧了些伞柄,脑中混乱得像浆糊。暴力是他在周防死后最反感的事。他不想管这种事情,他本只需要当作没看到一般略过这一景象,可他放心不下,心中的疙瘩让他无法迈开脚步。除了比周防要年轻些,面貌气场别无二致。那真的是周防吗?快步前进的宗像依旧无法忘记少年的面容。

啧,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咬咬牙后便转身回了巷角,宗像向着斗殴的场面提高音量厉声道:“阁下浪费大好的时光就为了在这里做些无谓之事吗,快停下!”

众人的目光一同看向宗像,赤发少年听闻声音,眼皮微微抬了抬,不知是为何,看到宗像的面庞仿佛看到熟悉的知己面孔一般,瞳中荡漾着些不明色彩,“蛤?怎么,小哥你想见义勇为?”那男生回过头来看向宗像,一幅恶劣的笑让宗像想现在就拔出天狼砍了他,用力地握了握剑柄,宗像说道:“阁下要是再不停止这种行为的话,我有义务将您逮……”

“怎么,警察游戏吗?”还未等宗像说完,那男生便渐渐走近,手靠在离宗像最近的墙壁上将嘴中的烟夹在两指间,嘴中的烟雾呼在宗像的脸上,廉价的烟味缠绕在空气中,话语中似乎是带着一番哄人的意味,他讥笑道:“虽然很感兴趣,但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就请你先离开这里吧。”

宗像也是常常抽烟的人,所以不会被呛到,但那发自心底的傲慢令他作呕,“真是……那人走了之后从未有人对我这样了。”烟雾消散后露出宗像的微笑,似是清澈又像是妖媚,让那男生愣了一会儿,天真地认为没事一样般抬起宗像的下巴,颇有一番调戏的意味。“敢问小哥所指的那人是谁?”

“是呢,也只有那人能对我做这样的事。”宗像眯起眼来笑笑,殊不知剑鞘中的剑已经拔出,冰冷剑锋指向男生的下巴。男生还完全不识时务地靠近宗像的脸庞,鼻尖就快要碰到鼻尖,男生坏笑道:“怎么,想拿玩具来戏耍我?小哥你的中二得治治啦……”

刀锋一转,男生的脖颈处留下一道鲜红的伤口。

天狼真的很锋利,宗像一直这么认为,以至于完全不用力气就能够将别人的气管割断。不出所料那男生果然是未经世事的大少爷,捂着自己的伤口鬼哭狼嚎,似乎是受到了什么致命伤一样。“给,给我打!”那男生指向宗像,对还在殴打周防的部下吼道,褪下了虚伪的威风,他简直可以说是逃到部下身后,脸上满是惊恐和羞愤。

算得上是,忠犬吧。宗像略有些同情地看向遵守命令的部下,看得出是受过专业训练,宗像在躲闪攻击的同时这么想着,因为实在不想杀人,宗像用的是刀背,虽然死不了但还是会受重伤,再加上蓝色电光的覆盖,挨到的话一时半会儿要不得动弹了。

天狼星猛地一挥,随着鲜血洒落,男生的部下纷纷倒下。男生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捂着伤口的手微微颤抖着,出身高贵的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之人,高傲的心理防线完全崩塌,“怪物……怪物……”男生哆嗦着,以为自己的部下全部死亡的男生犹如落了魂的野狗般,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完全不顾形象地落荒而逃。

“室长,威丝曼指数慢慢平稳了。”伏见时时禀报威丝曼指数的现状。

“指数来源于那个少年。”

“我明白了,伏见君,我关闭定位了。”宗像说着关掉了手机定位。

“喂,室长您……!”

『哔——』

“真是麻烦。”宗像看着愈行愈远的男生叹了口气,天狼插回剑鞘,发出清脆的摩擦声,赤发的男孩似乎是看呆了一般,瞳孔睁大,在这石板不复存在的世界里,异能者已是少之又少,王权者更是凤毛麟角。但男孩想的不是这种问题。

为何眼前的人,我会感到如此熟悉,如此安心。

宗像终于是注意到了男孩,跪下身去端详着男孩的面庞,简直可以说是第二个周防尊,宗像这么想着抚上男孩的脸,将被打下来的头发捋到耳边,“啧,那群人下手真重。”宗像不满的话语脱口而出,要换做是以前,他是绝不会对除了周防以外的人抱怨的,但男孩真的与周防太相像了,宗像这么想着。血迹斑斑的小小周防让宗像感到甚是新鲜,当然心疼也在。

看着眼前的人的漂亮眉头皱起,男孩似乎像是被宗像的情绪牵引一般,有些不安。白皙而有些冰冷的手抚上他的脸,虽然并不温暖但也令人安心,嘴角的伤口被刮擦到,因为有些刺疼而不满地“嘶”了一声。宗像回过神来,手中缠绕着柔和的蓝光,捋过周防的侧刘海将头发拨到额上,结成血痂或是还在流血的伤口在染到蓝色的光时从伤口处挤出像是碎冰一般的晶体,伤口也随之慢慢愈合。

真是温暖的光啊,周防的脸不自觉地向宗像的手心靠,金眸中暴戾的野兽终于平息,男孩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严重虚脱,能够支撑自己的身体也已算是奇迹。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让宗像看着他,但为什么他会对宗像有种如同故人归一般的感情。他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宗像,但看到他,似乎一切都能风平浪静。

不知不觉间周防身上的伤都消失了,宛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他依旧呆呆地看着宗像,一时竟对着宗像的容貌出了神,宗像注意到了那目光,视线相触的一刹那便快速弹开,男孩重新低下头去望着地面,宗像看着男孩苦笑了一声,怀着并不大的希望问了一声:“请问阁下是否愿意把名字告诉我?”

男孩犹豫了一会儿,缓缓抬起头来,鎏金的眼瞳里没了杀气,温顺的眼神看着宗像,说道:

“周防尊。”



评论 ( 17 )
热度 ( 40 )

© 9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