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Kitchen with Red

以为会写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马上就写好了 @青柠薄荷酒 

 

夹杂ooc

 

这次发半个月下次再发估计就是月底了

 

有个很短的我已经发过了嗯OVO


很粗糙很粗糙的糖吧,大概

 

05.01

 

周防成功地学会了料理,当天下午吠舞罗全员为自己的国王大人庆祝,周防这一个下午都泡在厨房里无法自拔。切切弄弄煎煎炸炸做了一大堆和式佳肴,从厨房里出来时端出一盒三层的便当盒子。吠舞罗全员沸腾了:

 

“哦哦哦哦哦尊哥亲手烧的菜!”

 

“好感动!尊哥居然亲自下厨!”

 

“竟然能吃到尊哥的菜肴,此生无憾!”

 

周防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的成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那里胡言乱语,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草薙。草薙用关爱智障一样的眼神扫了他们天真可爱的成员们一眼,苦笑着挠挠头道:“那群家伙大概是会错意了,你先走吧。”

 

“哦,谢谢。”周防提着便当盒快步走出去。

 

这次轮到八田他们懵逼了,目送周防走出去后全体集体齐刷刷看向草薙。草薙叹了口气不耐烦道:“笨啊你们,如果他能细心到这种地步的话我的吧台就不会被烧坏了!别想了!那是给你们大嫂的!”

 

 

05.02

 

周防睁开眼便感受到自己的左脸异常刺痛,连碰都不好碰,阳光透过天窗的阻挡泻到周防脸上,一阵火辣辣,靠着玻璃的反射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左脸一大块地方红肿了起来,记得是到了凌晨才回来的就没处理伤口。

 

宗像那家伙下手真狠啊……

 

到头来还是没把左脸的一大块包当回事就那么下了楼。脸上大了一圈的周防看起来莫名喜感。安娜正坐在吧台上喝着草薙特别调制的无酒精鸡尾酒。看到周防脸上的大包,将饮料喝下后非常平静的语气说道:“尊的脸,受伤了。”

 

“诶?!King居然受伤了?”一旁的十束刚好在给安娜照相,没想到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周防就下来了,最可恨的是好不容易摆好的视角就被安娜的一个转头给破坏了。气愤地鼓起嘴以表不满的同时听见了周防受伤的事情,满脸惊讶地把目光转向周防,呆滞了一秒后笑到晕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ing你的脸终于成了馒头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十束你敢再笑一下。”

 

“对不起我马上打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防怀疑十束笑傻了,于是先给了他的头来一拳头让他打住。

 

“啊痛痛痛痛……king下手需要那么狠吗?”十束捂着自己的头,故作悲痛欲绝道。

 

“再这么笑下去你会岔气的。”周防说道。

 

为什么会有包呢,除了周防外谁也不知道。

 

 

05.03

 

自从周防会做饭后,宗像的隐藏懒癌便一发不可收拾,三餐全让周防包了,并且美其名曰:“要让阁下每天做些运动。”

 

行行行你是我老婆你说的都有道理行了吧,周防郁闷地把酱汁浇在青花鱼上。

 

到了中午,正当Scepter 4全员在食堂里吃着简陋的伙食时,一股美妙的香气飘来,这种香味给他们的信息往往就是:赤王来给我们室长送饭来了。

 

但这次有些不同,这次的周防脸上贴了块纱布。

 

门把手转开的清脆声音响起,宗像皱皱眉,推推眼镜道:“我都说了几遍了阁下在进门前要先敲门三下等待回应才能进来,真是无礼。”

 

周防把便当盒放到宗像桌上,“到时候我要是这么做了你又要说一大堆废话。”周防说着打开饭盒为宗像摆好,“好了,你昨天说想吃的。”宗像歪着头笑道:“我并没有说过啊。”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不喜欢西式料理。”周防夹起一块鱼肉放在自己嘴边吹吹,把手垫在鱼肉下送到宗像嘴边。

 

“难道阁下忘了昨天的事了?阁下的纱布还贴着呢。”宗像眼镜寒光一闪。

 

 

05.04

 

双休日里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从宗像变成了周防,那摆了很久没看的书如今终于能拍掉灰尘翻个几页了,宗像想。偶尔抬抬头便可以看见那个万年起不来的周防尊如今在厨房里奔来跑去,可谓是世界第九大奇迹了。

 

看书看得累了,宗像不知不觉合上了略微沉重的眼帘。浅浅地进入了梦乡。周防好不容易把午饭统统做完,看到厚重的书压在宗像的脸上,眼镜差点被压坏,哼笑一声后把书拿掉合上。将宗像的眼镜摆摆正后在他耳边低语:

 

“起来了,宗像。”

 

“……”

 

“再不起来饭要凉了哦。”

 

“……”

 

算了!周防把宗像的眼镜摘下,坐到宗像身边,把手边的毯子给他盖上,倚着沙发的把手托着头,欣赏着宗像的毫无防备的可爱睡颜,笑着低语道:“平常要是这个样子该多好。”饭菜什么的周防也懒得管,反正又不是没有微波炉。

 

没想到宗像的潜意识睡眠可以睡到晚上。揉揉惺忪的双眼,望见外面早已漆黑一片的天空,意识猛地清醒过来。身上的毯子随着坐起的姿势而滑下。又看见身上的毯子和对面有些打瞌睡而被自己醒来的动静吵到的睁开双眼的周防,一时语塞。

 

“啊,醒了吗。”周防挠挠头,惆怅地看着厨房里的午饭,无奈地笑笑对宗像说:“这个午饭,就当晚饭吃吧。”

 

 

05.05

 

周防一大早就被草薙拉去买一个星期的蔬菜和各种各样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护妻狂魔周防表示自己还没给宗像做早中晚饭。

 

草薙要哭了,你家那么多吃的没撑死你们家宗像就很不错了。

 

好不容易折腾完了后已经是将近中午了,草薙一看表暗叫不好和自家小世理的约会要来不及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速度结束了购物,到最后算是勉强赶上了。草薙还清晰的记得他们两人共同的感叹:

 

“室长以后胖了怎么办啊。”

 

“没事啦,小世理,又不是胖到你身上。”

 

“只是希望室长不要被你们的赤王喂胖了。”

 

“没事,他们天天打,怕什么。”

 

“说的也是呢。”淡岛意味深长地嘬了一口红豆泥味的金酒。

 

我觉得小世理你才是最容易胖的吧天天都在吃红豆泥。草薙无奈道。

 

 

05.06

 

不得不说宗像觉得自己还是有一点周一恐惧症的,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轮回虽然有着不可动摇的良好秩序,但就是宗像这种工作狂也会时不时地冒出些感叹。

 

明天放假该多好。

 

但周防就不一样了,他发现每天自己随意出入Scepter 4大楼帮宗像送饭是种乐趣,这样他就可以幸灾乐祸地看着宗像无奈地边批着文件边审着文稿边可怜巴巴地吃饭,有时还能帮他随便做些零碎小事。就像今天那样帮他把文稿送到伏见那边然后再帮他把嘴角的饭粒给吃了之类的。

 

这简直就是享受啊!

 

到了家就更不用说了,可以做一些外界不能做的小小的过分举动,不需要跑来跑去,就像现在这样。

 

“宗像,帮我拿一下冰箱里的酱汁。”

 

“宗像,帮我切一下土豆。”

 

“宗像,锅子里的肉帮我看看熟了没。”

 

宗像额头的青筋有些暴起,强颜微笑着当周防的跑腿,被使唤完后宗像单手插着腰气冲冲地来到周防身侧,把周防今天正巧系着的领带猛地一拉,周防的头迫不得已转向宗像这边。只见宗像眯着眼,那个微笑比哭还要可怕。

 

“阁下还需要我做什么事吗?

 

周防看着宗像,“噗哧”一声笑出来,紧接着吻上了宗像的唇,过了好久才放开,周防坏笑道:“不用了哦,只是晚上还需要你帮个忙。”

 

“……真是野蛮人。”宗像无奈着放开了周防的领带。

 

 

05.07

 

宗像今天要去御守塔办事,周防一如既往的不敲门就进来,然而没有听到宗像唠叨的声音,非常的不习惯,直到问了看家的伏见才知道,于是就坐在宗像的室长专属座位上翘着二郎腿,等着宗像回来。

 

宗像进门的时候表示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周防?”宗像试着喊道。周防没有回应,看着像是睡着了。宗像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在他耳边轻声道:“周防,我回来了。”

 

然鹅周防还是没醒。

 

宗像坐在椅子的把手上,托着头看着周防的睡颜,昔日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但那股骨子里透出来的狂野和尊贵还是显现得出来。宗像看着周防,嘀咕道:“明明睡着的时候那么惹人怜爱,醒过来的时候那么招人恨……”

 

“我听到了哦,宗像。”周防睁开一只眼,嘴角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宗像的瞳孔放大了一瞬,本想躲开却被周防搂住了腰,转过头去愤愤地推推眼镜道:“真是野蛮人。”

 

“随便你怎么说。”周防笑着。

 

 

05.08

 

周防每天都变着法子给宗像做便当,宗像的嘲讽也随着周防的菜品更新了一遍。

 

“阁下的摆盘真是惨不忍睹乱七八糟一团给客人真的好吗?”啊。

 

“阁下您的审美真是有问题乌龟又不是长这样的”啊。

 

“阁下的手工艺真是太渣了在下捏的兔子都能比阁下好”啊。

 

“阁下的裱花真是不忍直视能把猫裱成熊也真是厉害。”啊。

 

这样之类的。

 

周防表示U can U up啊,no can no BB啊。

 

第二天周防又在困扰着该给什么样的便当,身上自然而然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虐狗的光芒,照得草薙不得接近。其光芒来源全在周防想起宗像时那满是宠溺的笑容,肉麻得不得了。草薙忍着头皮发麻的不适僵硬地走到周防身后,故作轻松拍了下周防的肩说道:“呐,尊,在想什么呀?”

 

“是宗像那家伙的事情,总是说便当不好看,倒是听话地吃下去了……”周防挠挠头,草薙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这货居然全身上下散发着粉色的梦幻泡泡。

 

“这样,你今天就……”草薙还是勉强给他出了主意,周防听了之后满脸“还是老哥你懂啊”的表情看着草薙,答应了一声后慢悠悠逛回厨房忙活去了。

 

办公室内。

 

“请问阁下这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造型又是什么?怕不是阁下自己。”宗像看着眼前的一坨番茄酱,满脸厌恶及嫌弃。

 

“这是你啊,宗像。”周防点了一根烟笑道。

 

“没想到我在阁下心目中是如此的丑陋。”宗像冷笑道。

 

“那我在你心目中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宗像。”

 

“是的呢……”宗像用筷子沾了些番茄酱在干净的盖子上比划,“差不多就这样吧,比阁下画的要好多了。”宗像舔了舔筷子上剩余的番茄酱说道。

 

周防探头一看,这不就是红毛狮子吗你这灵魂画手。

 

05.09

 

不知不觉快要十天过去了,亏周防可以坚持着每天帮宗像做饭送饭,只是吠舞罗的小伙伴们有些不服了。那是我们家的王啊!那是要干大事的人啊!怎么可以只做这种微不足道的事呢!这tm还是给别人家的王送饭啊!

 

尊哥开心我们不开心啊!

 

八田望着周防在厨房里切烧烹烤的忙碌景象,叹了口气,要是这种忙里忙外的景象是为了我们这群伙伴该多好,看着周防细心地把便当盒装好再拎出酒吧的场景,八田的心情更郁闷了,我堂堂身为冲锋队长,跟随尊哥麾下那么多年!还和猴子这种痴汉谈恋爱!我tm就没那么热情过啊!我!我!

 

千言万语被一声长长叹息带过。

 

唉……

 

好听点说就是尊哥寻得真爱,需要感情培养。

 

难听点说就是重色轻友!

 

正当八田越想越郁闷时,本想去厨房冰箱拿冰块的草薙从冰箱里发现了菠萝炒饭,还附了张字条:

 

草薙,如果看到的话给八田吧,这几天他好像心情不好。

 

一分钟后,八田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尊哥的炒饭啊!”八田满脸鼻涕满脸泪水地扒着周防的炒饭,周防完事回来的时候看见八田跪坐在店门前,威躯一震,虎眸一闪,只听着八田说道:“谢谢尊哥的炒饭!”不知道还以为八田即将要去什么危险的地方,有种死而无憾的错觉。

 

不,本来就死而无憾了。

 

05.10

 

说来也巧,周防也会手抖。

 

但也不是主动的,是被动的。

 

走在街上的周防每天都好似九九八十一难似的挤过拥挤的人群,每次都要把便当盒拿牢了不让其翻到地上一团糟。但总有不巧的时候,一个小女孩蹦跳着从周防身边经过,摆手的幅度超大导致宗像的便当盒的酱汁流了出来。“呜哇~”女孩看到自己手上的酱汁,周遭也没有自己的监护人,哭了出来。

 

“啧。”本来没多大事的周防有些烦躁,蹲下来问道:“你的父母呢?”

 

女孩还是哭哭啼啼的。

 

周防满脸黑线,只好先把女孩抱起来,女孩的哭声止住了一些,周防拨通电话道:“宗像能出来吃饭吗,这里有点麻烦。”

 

“阁下是又摊上什么事了。”电话那头,好听的男声传来。

 

从接小女孩先到附近的警署待着,再等到父母来接小女孩又是几经波折,再加上活泼好动的性格周防的一头飘逸的红发更是放飞自我。在公园长椅上打开酱汁漏了一袋子的便当后,宗像笑道:

 

“没想到阁下长得像流氓,倒是个好人。”

 

“流氓这种事也只针对你啊,宗像。”

 

“哼……”

 

“哈……”

 

05.11

 

“宗像,要不要陪我出去一趟。”周防一身便装要去买家里早就喝完却因为懒癌迟迟没能去成的可可粉和茶叶,想着自己还不是那么清楚宗像对可可和茶叶的喜好,借此去暗中观察。

 

宗像合上书随手披了件外套就站起身来,说道:“既然阁下说了,那我就没有理由不去了吧。”

 

               每天都这句话你不烦吗,周防想。

 

虽然也算是很长时间没有来到卖场购物了,但一如既往琳琅满目的商品让宗像不久就找回了熟悉的感觉,即使宗像的工作已经被周防取代,但宗像还是比周防要清楚摊贩的位置。

 

在仔细挑好了可可粉和茶叶后又把下个星期要买的东西统统买了。有宗像在周防的脚步顿时加快了许多,边走边想着要不要以后干脆就这么带着宗像一起出来买东西算了,

 

“盯——”宗像满含深意的看着周防。

 

周防对宗像的眼睛语还是颇有信心能翻译出来的,看着宗像一脸“以后别想叫我出来我是个死宅好吗这次不过是想看看自己喜欢的茶叶而已这次选好之后依阁下的情商和记忆力应该就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茶叶了所以以后别想叫我出来陪你啊”的表情,周防坏笑着刮了刮宗像的鼻尖说道:

 

“别那么看着我,就是你让我写在纸上我会把它烧掉的,宗像。所以请期待每个星期的这个时间哦。”                                

 

“真是个野蛮的家伙。”宗像推推眼镜,被白皙的手遮盖住的表情不知是嫌弃还是欣喜,只望得见缝隙露出的好看弧度。

 

05.12

 

草薙曾经说过周防对于睡觉的潜力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要是有一天他从第一天晚上睡到第二天晚上的话,那就是到了一个境界的睡眠了。

 

草薙还说过,周防的睡眠时间迟早有一天会给他带来麻烦,而且绝对是惹自家老婆生气。

 

但要是前者后者一同发生的话,那么周防就惹上大麻烦了。

 

巧了,今天就碰上了。

 

周防一觉醒来时格外的清醒,但看外面的天空发觉不对劲,这特么是黄昏???

 

我能睡着睡着时间倒流??

 

“终于舍得醒了吗,周防尊,没想到草薙先生的话成真了呢。”翻过身来,宗像躺在他身旁,宽松的浴服使宗像白皙的身躯若隐若现,极具诱惑力。显然宗像没有注意到这点,危险的线条露出,周防随时随地下一秒就会做出犯罪的举动。

 

而野蛮人的自控力是非常差的,周防一把搂过宗像的腰轻轻一捏,宗像全身的力气都瘫软了下来,被周防压在身下,周防禁锢住宗像的双手,手指沿着缝隙渐渐拉开浴衣,只见宗像叹了口气笑道:“哦呀,刚醒来就忍不住了吗,周防?”

 

“所以呢?”周防慢慢地吻了下去,做饭什么的,身下就是现成的还要忙活什么。

 

“哼,真是经不起诱惑的家伙。”

 

05.13

 

今天的周防不仅是给宗像送饭,还有约架。

 

夜空笼罩着东京市,高楼中的赤青双方被大楼的灯光照的格外耀眼,鎏金的瞳孔中仿佛随时随地都能奔腾出咆哮中的狮子,平静如水的莹紫色墨瞳似乎会被吸进去一般。两人如此对视着,如刀剑一般锋利的杀意和如烟雾般缭绕的情意交织在一起,厮杀的准备才算完成。

 

“呀,宗像,来活动活动筋骨吧。”周防将口中的烟丢下,踩灭火星。

 

“真是,野蛮人。”宗像看似不满地皱皱眉头,扶了下眼镜。

 

“No blood! No bone! No ash!”

 

“以剑制剑,吾等大义毫无阴霾。”

 

刀拳相向,火花四溅,象征王权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悬浮于空中,今日的两位王权者似乎特别的亢奋,火海浪潮卷起,宗像将其一刀劈开后青色电流泻下,包围了周防。周防嗤笑一声由内而外爆发出赤色屏障,电流随之湮没。

 

宗像表示正好自己对前几天的菜有点不满今天终于可以发牢骚去了。

 

“周防。”

 

“嗯?”

 

“前几天的厚蛋烧,太甜了。”

 

“哦。”

 

“还有月初第一个星期五的青花鱼,阁下是想咸死我吗?”

 

“……”

 

“还有以后请不要在寿司上加芥末。”

 

“蛤为啥?”

 

“以·后·请·您·不·要·在·寿·司·上·加·芥·末。”

 

“哦,哦……”

“最后,请您以后不要在和菓子里加红豆泥。”

 

05.14

 

自从宗像昨天对周防啰里啰唆地说了一大堆后,周防算是虚心听取了宗像的意见,做饭也不像以前那么走心了,于是乎在那之后的几天宗像觉得自己的饭盒仿佛升华了一般。

 

不管是厚蛋烧啊还是青花鱼啊还是什么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宗像边审阅着文件边嚼着周防空闲时候做的和菓子,清甜漫进口中,软糯但也不会粘牙,虽然说算得上是上上品了,但是有个东西让宗像有些想倒掉这盘东西。

 

这红豆泥永远都在。

 

我昨天说过了呀?

 

没说过吗?

 

嗯???

 

“室长,关于上个星期的异能者事件的报告——”淡岛在敲了三下门后拿着一纸的报告进来,宗像的眼镜寒光一闪。

 

“淡岛君。”

 

“是?”

 

“这个和菓子,能替我吃掉吗,就当是给你的犒劳。”

 

“啊,是…不过为什么让我……”

 

“请务必收下。”

 

宗像强颜欢笑地把鲸羊羹推给热爱红豆泥的淡岛。

 

05.15

 

宗像捣鼓着便当里的厚蛋烧时笑道:“真没想到阁下有这耐心。”

 

“你指什么?”周防正帮宗像拿好文件后回来后躺在沙发上整理,虽然效率很低但多少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终于是全部整理好了之后放到宗像桌上。

 

“为我制作料理啊。”宗像将厚蛋烧塞进嘴里,吞下后说道:“只是希望阁下不要以三分钟热度的态度来为我制作料理哦。”

 

 

“做饭就做饭还说的那么官腔。”周防叹了口气。

 

“那是完全不一样的,阁下的料理与饭可是完全不同的档次。”宗像笑道,站起身来坐到本该是审阅文件的桌子上,双手搭着周防的肩,“虽然还有很多缺点,但总比外面的垃圾食品要好。”

 

周防因为宗像的举动愣了一下,随即捏住宗像的下巴乘机往宗像脸上舔了一口,本来是好意帮宗像把沾在嘴角的厚蛋烧祛掉的——

 

恭喜周防获得:巴掌*1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