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9L
QQ:2632109662
(长期渴望扩列嘤嘤嘤)
感谢泥萌关注窝啦(*´∀`)

尊礼 双色月轮

你们别想骗我!我刚查到嫦娥她老公是后羿!什么兔子真是你们这群喜好兔子牌尊哥的家伙!

后羿尊*性转嫦娥礼

非常短非常粗糙的甜文

兔叽伏西米?我哪知道存不存在23333

祝阅读愉快

青色的广寒宫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工作着,但手中拿着的不是从前的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文件一样的东西。一群幻化成人形的兔子忙碌地搬弄着些什么,似乎是类似祭品一类的礼物。

进到广寒宫一间华美无比的房间内,身着长裙的淡岛世理拨开门前的青色珠幕,望见正在拼着从人间带回来的名叫拼图的东西的,新任月神宗像礼司。

不得不说真是一位美人啊,淡岛这么感叹着。身上的服装自是繁美不说,那倾国倾城的样貌要是到了人间定会迷倒万千男子,长长的睫毛掩盖住紫水晶般剔透的瞳孔,淡淡的胭脂水粉覆在姣好的脸蛋上。白皙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般的脆弱,不忍心去触碰。

宗像今次还特意打扮了一番,愣是美得让淡岛看得出神。“淡岛君?”美妙的女声传来。宗像的头微微一歪。那困惑的神色也是那么的动人心弦。“啊,是。”淡岛猛地回过神来,“这身果然有些奇怪吧。”宗像无奈地笑笑,低下头来看着这一身美轮美奂的华美服装,“果然还是换掉比较……”

“啊,不用,我没有那个意思……”淡岛急忙阻止,“只是因为您太美了,所以一时出了神,请不要在意。”淡岛微微低下头以表歉意,“谢谢你,不过不用那么拘谨,淡岛君。”宗像的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不可思议的弧度。“大人,周防尊大人他……”淡岛本就是来汇报此事的,话音刚落,宗像便站起身来,青色的柔美长发撒下来,眼前的美人如同艺术品一般。

“是呢,今天在人间算来是中秋佳节呢。”宗像拨开珠幕走出去。

广寒宫外。

一只幻化成人的玉兔正被一个红发男人抓住后领,满脸无奈的样子说着放我下来,不过似乎也没什么用处。在宗像出了广寒宫之后那男人才肯把他放下来。整理好自己的衣领之后本想去把祭品收拾掉,果不其然被宗像逮住。

“受伤了吗伏见君?”宗像关切道。

“感谢您的好意我还活蹦乱跳的呢。”伏见不耐烦地回答问题后顶着兔耳朵走了。

待伏见走远后,淡岛也识趣地退下。宗像皱皱眉头道:“真是野蛮人呢,周防。难道阁下除了这种粗俗的办法其他就什么都不会了吗?为什么您这种人会被继承后羿的神格呢?”

“因为是你所以我才不需要拘谨宗像。”沙哑的性感嗓音从男人嘴边流出,一头蓬乱的红发下是慵懒帅气的面容,鎏金的瞳孔是将太阳吞噬殆尽的无上荣耀的象征,小麦色的皮肤和完美的带有明显肌肉的身躯,一身格格不入的现代服装倒是很好地将曲线展露出来。“久违的夫妻团聚哦,要不要陪我到人间去逛逛。”明明是疑问句却读成了肯定句的语气,让人无法反驳。

“什么久违的夫妻团圆……前几天还来我这里闹腾的是谁啊。”宗像嫌弃道。

周防也没反驳,双手托起宗像抱在怀里,对突如其来的腾空宗像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周防体内的心跳声传到宗像这里来,宗像才想起来毒舌几句:“真是野蛮人,衣服都皱了,又不是你那身廉价的不得了的衣服。”“当年穿着我身上的廉价衣服在家里晃来晃去的是谁啊。”周防不客气地回嘴。

“真是野蛮人。”宗像笑道,搂住周防的脖子,似乎是在表示:走吧我都准备好了。

“随你怎么说。”周防将宗像抱得紧了些,飞出广寒宫。

“宗像大人,请问何时回来?”淡岛喊道。可没人回应。目送自家神明大人远去后,伏见在一旁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挠挠头道“不会有事的,淡岛大人,宗像大人有周防大人在从来不会出什么事的。”随后又心疼的摸摸自己的兔耳。

“说的也是呢。”淡岛叹了口气。

只是希望他们别玩过了啊QAQ

人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宗像也一直在闲来无事的时候看着人界的变化,话说回来科技发展真是快呢,居然能发明出智能手机这种东西,宗像曾如此感叹道。将宗像放下顺便换了一身人界的现代休闲装,宗像与周防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晃悠着,勉强算是开始了人界中所说的情侣间的活动——约会。

两人的样貌十分引人注目。“宗像,变成女人的感觉如何?”周防牵着宗像的手说道。“哦呀,阁下这话怎么说?”宗像垂下眼帘笑道。“在继承月神命前你不还是男儿身吗?”周防玩弄般抚上的宗像的腰,宗像一巴掌拍掉周防的手,“请阁下在公共场合控制自己,我会很感激的。”宗像说道。

本来一开始是周防牵着宗像到处晃荡,到后来就成为了宗像拉着周防依照非常正确的路线去游乐园,买票也是宗像买的。娴熟的手法从来没停下来犹豫过的脚步让周防疑惑道:“宗像你对这条路怎么那么熟悉?”

“保密。”宗像将食指搭在自己的嘴唇上说道。

到了游乐园的宗像眼睛里都是kilakila的闪闪发亮的光。“周防那是什么?”边说边把目光射向蓬松的棉花糖,“啊,那个是棉花糖,你要吃吗?”周防挠挠头,掏出自己的钱包,“嗯嗯!”宗像的脸上写满了期待,散发着少女独有的天真可爱。周防在宗像说了对颜色的甜度的要求后买了一个比自己头还要大的棉花糖。

看着宗像满是欣喜地把头埋到棉花糖里的样子,捂住了脸。

这家伙真是可爱死了。

“宗像,你的鼻子。”周防提醒宗像的鼻子上沾了棉花糖,思索了半秒直接帮她舔掉。“哦呀,阁下不觉得恶心吗?”宗像嫌弃地擦擦自己的鼻尖,继续吃着自己的棉花糖。直到快要吃完了周防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买的棉花糖。

“喂也给我一点啊。”周防赶忙咬了一口。

鬼屋前。

“哦呀,听说这个很可怕呢周防。”

“昂,好像是的。”

鬼屋中。

“周防你看这个像不像伏见?”

“是蛮像的。”

群众演员表示鬼也要被你们吓死了。

周防陪着宗像玩了很多,跳楼机过山车碰碰车等等一系列的“刺激性”设施,基本上是宗像拉着周防到处跑,可能是因为广寒宫中没什么乐子可寻,也可能是因为一直在处理事物的压力,宗像可以算是完全放开了。但有件事周防直到晚上都没有想出答案。

为什么宗像对游乐园的路了如指掌呢?

或许宗像永远都不会告诉他,在广寒宫中无所事事时,宗像便会看着人间的一对对情侣走进游乐园,一起去做过山车,一起去鬼屋,一起喝同一杯饮料,一起吃同一个棉花糖,一起做同一件事。宗像憧憬着也与周防这么度过一天。

摩天轮上,两人没有说什么话,坐在同一排座位上,周防本想吻上宗像,却被宗像抢先,宗像闭着眼睛,脸有些因害羞而显现出来的红。周防愣了一下,笑宗像那幼稚青涩的反应,捧着宗像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过了很久很久才放开,宗像的瞳孔覆了层薄薄的水雾,面颊的红还没有消散。

走出摩天轮后。

“干嘛盯着我。”宗像别过头去,周防的目光可能会让他的大脑随时随地罢工。

“没事。”周防从背后抱住了宗像。

他们的身后,是灯火斑斓的美好夜景。

从今往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哦。

Fin










我的文笔真是越来越烂了QAQ

评论 ( 9 )
热度 ( 20 )

© 9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