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L3
所有文图转载随意 但请不要修改内容
爱双王 爱学习 爱写文 爱看书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尊礼 被赤焰浸染的青色天空

室长生日快乐!!!

超短的糖文

ooc预警注意

祝阅读愉快

十月一日的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

似乎是因为生日的关系,宗像的办公室内堆着很多大大小小的礼品,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有什么特殊的节日,也因此宗像的心情也比往常要好些。

尽管刚刚开门时被窝在自己的办公室的道明寺等一行人吓了一跳,礼花的丝带就这么“嘭”的一声落在自己头发和制服上,紧接着再伴随着一群此起彼伏的“室长生日快乐!”等等这种类似的祝福语一样的话,身体自觉地做出服从反应把礼物后迷迷糊糊的大脑才反应过来——身体自觉地做出服从反应把礼物接过来后迷迷糊糊的大脑才反应过来——

啊,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暂且是把可以收拾掉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遍,宗像大半个上午基本上就在忙这件事,倒不如说是因为早上非常地闲才会把这种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的事情扩充到两个小时。其中包括喝茶拼图看书批文件blablabla等一系列的杂碎小事,最后再回过头来看看时间,十点半都过了宗像基本上是等于啥事都没做,但本来也无事可干就继续今天的摸鱼生涯。

“话说,那个野蛮人怎么今天连人影都没有看到……”正琢磨着浮世绘拼图的摆放位置的宗像突然纳闷起来了,没有廉价烟的味道,没有那头乱蓬蓬的红毛,更没有那张看着就惹人厌却又让人安心的脸。

这么说来早晨的一切都进行的如此顺利,因为没有周防,宗像还度过了一个还算安静的早晨。

“去哪儿了呢……”宗像罕见地趴在桌上把玩着拼图的碎片,那花纹好似一片红色的樱花。

“明明是生日……”

另一边。

媳妇生日了但是该送的礼物都送过了约会太老套送花太low B怎么办啊在线等急。周防的心中如是说。

此时的周防正趴在HOMRA酒吧的柜台上面无表情地黯自神伤,像草薙这种情场高手都表示自己帮不了他。点燃一根烟后非常认真地以一个“少年社会这种东西要自己去闯荡啊”的表情拍拍周防的肩。

周防当然没有忘记宗像的生日,倒不如说这是他少许能够清晰记忆的日期之一,但问题是他和宗像都是在一起了几年的老夫老妻了,如今就在这种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上胡思乱想,当然也还是想不到一个点子。

啊玛德好烦啊。周防干脆选择罢工。

但总不能什么都不送吧,周防准备拿着装着一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钞票的钱包走出门去。买几包宗像喜欢的抹茶粉当生日礼物算了,周防这么想着。尽管草薙在周防背后看着他拿了钱包准备出门的时候想:哇尊你花钱真是阔气拿着我的钱包是要把什么店包下来吗。

想到这里才跑出去要回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拿出十几张钞票扔给周防。

“谢谢惠顾。”自动门打开,周防拿着两包抹茶粉出了店,大风开始飒飒刮起,为了不撒了抹茶粉周防把它放进风衣内侧的口袋里。径直走向Scepter 4总部。

“喂,宗像,生日快……”周防说到一半才发现宗像不在这里,只有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比起这些自己的礼物要寒酸得多。

“室长?他不在办公室吗?”伏见有些诧异,周防再三确认了书桌下,座位上,帘幕后都没有宗像的身影来找伏见,显然伏见也不了解实情,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周防没了方向,这时终端应景的响起,打开终端后跳出一条消息,非常简单粗暴:屋顶,笨蛋。

那你咋不上天,周防默默吐槽。

Scepter 4天台。

东京的大部分景象净收眼底,空气也还算清新,唯一美中不足的只有太大的风。风衣后摆扬起,周防走上天台,眼前便是站在天台边缘的宗像,笑了笑后走上前去,在宗像旁边坐下。

宗像没什么反应,周防的脚步声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继续眺望着眼前的东京。“不坐吗?”周防顺着宗像的目光看去,大街上一如既往的繁忙。宗像沉默不语,在周防看来这只是单纯的闹脾气,直接将宗像拉到自己腿上搂着。

宗像豪无防备地倒在周放怀里,温暖的胸膛让他的大脑罢工了几秒,紧接着一阵恼火,皱眉道:“我要是掉下去了怎么办啊你这野蛮人。”

“不是有我接着吗?”此时周防的笑容在宗像看来非常地欠揍,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把头扭向一边嘴硬道:“请阁下收起那令人厌恶的笑容。”

“随便你怎么说。”周防笑道,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周防问道:“闹脾气了?”

“阁下觉得我会因为是自己的生日而阁下没有来而生气吗?”宗像冷笑一声,全然不知语气中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情绪。

“你这种语气明摆着就是在生气吧。”周防无奈,宗像转过头来,往自己怀里靠了靠,周防下意识地搂紧了些,只听见宗像模糊不清的嘀咕道:“为什么早上不来啊,明明一句生日快乐也行啊……”

完蛋真惹老婆生气了,周防的五万字心里可以靠这一句话概括。

“……抹茶粉。”周防从口袋里掏出两袋子抹茶粉拿到宗像眼前晃了晃。

“……哼。”宗像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风很大哦,不冷吗?”周防问道,宗像似乎是站了很久的样子,制服被风刮的冰冷,宗像的脸也比往常要白些,周防难免要关心几句。

“热死了。”宗像的脸稍微红了一些。

“哈。”周防笑道。

“很少可以看到室长大人慌张的样子哦。”周防想起刚刚宗像倒在自己怀里的样子,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心中嗤笑一声。

“……”宗像沉默不语,“这里不会被部下看到哦,放下王权的架子如何?”周防把宗像歪斜的眼镜扶好,手肘搁在腿上,托着下巴看着宗像,宗像愣了一下,右太阳穴靠在周防身上说道:“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放松警惕啊,感恩戴德吧野蛮人。”

“是是。”周防把头靠在宗像头上,松松软软的青发不像周防的头发那样扎人,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宗像把手伸向周防外套内部的口袋里,拿出抹茶粉观察商标:“没想到阁下居然知道我喜欢宇治抹茶。”宗像把抹茶放在一边,以另外外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周防怀中,用手指恶作剧般戳戳周防的脸颊说道:“不必那么费心思准备礼物啊野蛮人,阁下有这份心已经够了。”

你有本事在别人说了:就这点?之后不送礼物继续就只说句生日快乐。周防纳闷,把宗像的眼镜摘下,因为度数的关系宗像眼前一片朦胧,依稀看得见红色的人影,之后便被周防的手掌盖住模糊的视线 。

“生日就给我好好休息,天天把自己折腾得半死不活的家伙。”周防说道,“王是不会累的,周防。”宗像把遮住视线的手挪开,闭着眼睛说道:“啊,有些醉了呢。”

“明明没有喝酒?”

“是阁下身上的廉价酒味和烟味。”

“照你这么说是讨厌吗?”

“偶尔也会想闻。”

“哼。”周防笑笑,抓住宗像的手靠上自己的嘴唇,轻轻啄了一下后将自己的五指扣上,搭在自己的脸上。

“生日快乐,宗像。”











好了我去肝盒子太太的文了(ฅ'ω'ฅ)♪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纹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