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师生关系(abo有肉慎入)

短,真心短

我回来啦哈哈哈

失踪人口的偶回来就发肉

祝阅读愉快

(重度ooc系列)

烦躁的物理总是安排在让人昏昏欲睡的下午,各种各样的公式让人眼花缭乱,但本应是死气沉沉的教室氛围,此时此刻的学生却是个个都精神抖擞,当然,除了周防尊。

“那么这里就需要牵涉到牛顿第二定律……”粉笔在黑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每个字都非常清秀,漂亮的白皙骨节正捏着粉笔在黑板上游走。待写完公式教师身后便是一阵的沙沙声,那是水笔划过纸张发出的声音,教师的声音意外地好听,听着并不是上了年纪的老教授,而像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转过身来,四四方方的金属框眼镜下是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样貌清秀,明明是个男人睫毛却和女人差不多长,简而言之就是非常的帅气。

“呜哇,宗像老师看过来了……!”“我们能有这样的物理老师真是太好了。”“明明是个Alpha却长得比Omega还要好看!”诸如此类的女生的窃窃私语在宗像转过头来的那一刻无声地炸开,虽然埋没于写字的沙沙声,宗像还是能听到这细微的声音,笑着看向那两个女同学道:“美亚同学和石川同学,上课时请不要说话。”

听到劝诫的两人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答应了一声“不好意思,我以后会注意的。”之类的话,但羞耻心仿佛烧起来了一样。

天啊被宗像老师听到了啊!

“没关系,以后注意一些就好。”宗像垂下眼帘笑道,接着将目光挪向另一边,推了推眼镜后再次露出和善的笑容,但声音顿时变得不友好了起来,“靠窗倒数第二排桌面凌乱不堪还正在呼呼大睡的周防尊同学,请你站起来回答我一个问题。”宗像说道。

“……啧,什么东西啊……”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周防非常不情愿地让沉重的眼皮张开一条缝,满脸昏昏欲睡的模样。在潜意识睡眠中被宗像硬生生地拉了回来。揉揉惺忪的双眼后才好不容易睁开眼睛,鎏金的眼瞳在聚焦了宗像的脸庞后心脏直冒冷汗。

妈呀,这微笑里有妈卖批。

嘛,为什么大不了的。周防这么想着站起身来,眼皮还是耷拉着不愿张开,看起来似醒非醒座位因为周防伸直的腿而发出里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周围的同学皱皱眉,宗像倒是无动于衷,问道:“请解释一下牛顿第二定律的常见表述。”

“物体加速度的大小跟作用力成正比,跟物体的质量成反比……然后是与物体质量的倒数成正比;加速度的方向跟作用力的方向相同。”流利又清晰,答案可以说十分漂亮,但宗像可不是什么和蔼的要求宽松的老师,接着说道:“那么请解释一下什么是法拉第电磁感应定律概念吧,周防同学。如果你回答出来的话,今天的作业免去。当然别的同学要是回答出来的话也是可以免作业的。”

“诶,宗像老师犯规啊这个还没学呢!”熙熙攘攘的开玩笑般的不满抗议,即使没有学过学生也都熟悉宗像的套路,但他们还是答不出。苦思冥想之际周防挠挠凌乱的被桌面压坏的红发嗤笑一声道:“那么随便真的好吗宗像老师。电路中感应电动势的大小,跟穿过这一电路的磁通变化率成正比。公式:E= -n(dΦ)/(dt)。对动生的情况,还可用E=BLV来表—示—”最后的两个音节特意拉长,周防说道:“是吧,MU.NA.KA.TA老师?”

“漂亮的回答,但是请不要在睡觉了,周防同学。”宗像愣了一下,笑着回答。周防坐回座位,虽然很想睡觉但还是单手托腮看着正“沙沙沙”地写着的板书,但只看了一会儿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便看向了宗像,冷笑一声。

哼,真亏你发情了还能那么淡定啊宗像。

“咦,好香的信息素味……谁发情了?”学生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宗像身上的信息素不知为何悄声无息地散发出来,仿佛禁欲的毒药般的蜜糖一样的味道,那种信息素似乎无视了三类种族,无论是Alpha还是Beta或是Omega都抵抗不了这股香味。身后渐渐地形成小小的骚动,明知是自己发情,但宗像还是故作镇定回过头去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没有……”说起来也不可能是老师呢,毕竟在所有人眼里,当然除了周防,宗像是一位非常精明,非常完美的教师。就是发情老师也一定会吃抑制剂的,就这样宗像发情的真相被他的外表完美掩盖。

物理课是最后一节课,正当身后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宗像想定定神继续写板书时下课铃声不应景地响了起来,略带失望又暗暗庆幸地叹了口气之后宗像将最后一个字母写下,说道:“今天的作业只要把板书背出来就行,下课。”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宗像意识到刚刚的发情期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奏,虽然已经过去但还是决定尽快回去的好,更何況办公室外的人已经是等候了片刻,开始不耐烦地催促了起来:“喂,宗像,动作快点。”

“我不是说过了吗,周防,在学校不要直呼我的姓名,要加上敬语。”宗像正好把包收拾好走人。

你自己不也“周防周防”的叫得蛮开心的嘛。周防满脸黑线地看着宗像。

“所以,你刚刚上课前为什么不吃抑制剂呢,宗像老师?”周防与宗像走在教学楼外,迫于无聊周防就随便提了个问题,宗像推推眼镜笑道:“突发状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哦,周防同学。”紧接着将随身携带的抑制剂从包里拿出放进嘴里吞下。

“喂,这可是胶囊啊,不用水吗?”周防眼睁睁看着宗像生吞胶囊,心里涌起一股敬畏之心的同时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宗像吞下抑制剂。

“等到阁下以后自然而然地长好身体迟早也会学会的。”宗像笑着将抑制剂快速收回口袋,走出校门后宗像点了一支烟,飘渺的烟雾向空中散去。

味道飘到周防这里,即使周防对这种味道已经是习以为常,但还是忍不住吐槽几句:“噫,有未成年人在还吸烟,可爱的孩子的干净的肺要被你污染了啊。”“不觉得称自己是可爱的孩子会很恶心吗,而且你也早就习惯了吧,周防?”宗像把打火机收回口袋里。周防傲娇般“哼”了一声后又过了一会儿道:“自以为是的大叔。”

“可怜顽固的小鬼。”宗像当然不甘示弱,只是这话从他嘴里吐出来后感觉宗像整个人的年龄下降了不少。到家后宗像总算是松了口气,尽管之前在车上有点要发情的迹象但还是靠着抑制剂熬过去了,不过就是又被周防察觉到了。

宗像与周防在名义上的关系是抚养,周防因为所谓的“斗殴”事件而居住在宗像家中,宗像是明白人,他知道周防的苦衷,也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但介于周防对这件事毫不关心也就不再提起了。

不得不说人的感情只要一天一天过去就会自己蹦出来对着脑子央求道这个人给我嘛给我嘛把他撩到手嘛。自从周防的那句“我想要你,宗像。”后两人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学校中时不时可以看到有点像秀恩爱又好像不是的举动,不过在座的单身狗们都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凑一对。

那是两个Alpha啊!!

两个Alpha怎么能凑一起呢对吧这就像两个正极的磁铁吸在一起一样荒唐,更何况宗像是他的学生心目中的偶像,作为偶像的宗像老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师生恋还是爱上同类的荒唐关系呢?

事实证明他们错了。

当热水源源不断地冲刷着宗像的温热皮肤时,大脑突然眩晕,紧接着是全身的发烫,仿佛灼烧一般,以前的副作用本没有那么厉害,但宗像仿佛并没有察觉到这次的信息素比以往要更加强烈。身上的信息素突然炸裂开来,不一会儿便钻进空气的缝隙中,屋内弥漫着一股蜜糖般的信息素味。

正躺在沙发上差点就要打呼的周防闻到这股甜得有些刺鼻的味道,察觉到不对劲便飞速赶到浴室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打开浴室门。

只见宗像完美的身躯被水蒸气所覆盖,头上滴落着水滴。绯红的面颊上却是有些痛苦的表情,双手抱胸无力地靠在被熏得有些热度的瓷砖墙上。看到周防后没想什么就用湿漉漉的手抓住周防,如同哀求般的可怜语气:

“周防……帮我……仅此一次……”

周防的理智线“啪”的一下就断了。

















https://weavi.com/207459没有的话看评论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