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XXII

失踪人口回归!!!

终于有时间更文了开学初二狗忙成狗QAQ

对不起啊拖了那么久

我再也不是那个当年的高产帝了(托腮)

祝阅读愉快

姣好的脸蛋露出微笑,但要不是裙后利刃的反光,宗像的身上怕不是要开个洞。

寒光闪过,宗像身体向右一倾,暗器直直插入墙壁,发出因快速摆动而响起的沉闷声音,周防趁机将火焰朝女孩腿部击去,女孩一个转身,纤细的脚踝离两边的火焰差不了多少距离,与其说女孩躲开火焰,倒不如说是火焰躲开了女孩。瞄见墙上的暗器,女孩见没有射中,从腿环里又抽出三片小刀朝宗像射去,赞赏道:“不愧是德累斯顿的王牌呢,教皇大人。”

“过奖。”宗像轻笑,基本可以认定这女孩与比水流那帮人脱不了干系,等待着绿色电流的出现,暗器的速度极快,几次都只能称得上是勉强躲过,脚边扬起青色电光,宗像拔出天狼星,抵住飞来的暗器,被劈成两半的暗器在身后爆炸,包厢的玻璃飞溅到了街道上。女孩掏出枪来朝宗像射击,当天狼星触碰到子弹时没有将子弹劈开,而是发出了钝器才有的沉闷响声,迟疑的片刻周防冲到他身前,赤之圣域开启,包裹子弹的白光消失,无力的子弹化成碎片。“注意一点啊,笨蛋。”

女孩以科学解释不了的速度和方式冲向酒店楼顶,但为他助力的不是绿色的强大雷光,而是银色的幻光。白色,不,白银吗……宗像诧异,两人全力追击着女孩,狂风将女孩的长发吹散,Jungle的淡绿色标志印在女孩半边脸上,轻蔑一笑后,转过身来将手伸出,银白色光芒袭向两人,周防正面将其击散,撒下银白色的星星点点。

尖锐子弹袭来,不过没有了幻光的叠加。宗像用刀格挡,子弹对上刀刃,摩擦出阵阵火花,随即将弹药用刀背抹到一边,周防在一旁猛然加快速度,冲到女孩面前,赤红色的火焰喷涌而出,可以说女孩要是正面阻挡的话绝对会被烧得连渣渣都不剩,火焰即将侵袭到女孩的一瞬间宗像挡在女孩面前,青色护罩打开,火焰被四处冲散。那一刹那女孩露出迟疑的目光。

“喂,宗像,你想干什么。”周防将火焰紧紧攥在手中,眉头紧皱着思考宗像出乎意料的反应,那表情很容易看出不满。宗像责备道:“笨蛋吗你,如果杀了她就没有证据可寻了啊,这点道理都……啧。”话音未落,身后传来空气被划破的声音,宗像凭直觉躲开向自己袭来的银色幻光,一步退到了楼顶。

从而幻光就朝着周防冲了过来。向来硬碰硬的周防察觉这幻光不妙,身体向右躲闪了过去,“有破绽!”女孩看准时机,白色幻光从手中迸发而出,眼看将要直捣宗像腹部。周防猛冲过去,火焰即将触碰到女孩礼服柔软的衣角时,女孩轻笑一声随即化为几片洁白羽毛,消失殆尽。

“宗像躲开!”周防的火焰已经射向宗像,但自己已经来不及赶到那里去了,“嘁。”周防的全力一击显然让宗像挡得有些吃力,赤焰被天狼星劈开,两道火线滑落,算是成功将周防的火焰挡住了,乘这个时间周防也到达了楼顶,不知不觉女孩在周防身后出现,指尖划过周防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哎呀,毫无防备哦,周防大人。”随之周防的身后突然爆炸。“别碰我。”周防厌恶道。

可惜的是在周防发动火焰的一秒前女孩已经消失了,冲向自己的举动在宗像的意料之中,站在地面边缘的宗像自然而然向后倒下,没怎么思考便跳了下去,周防愣了一下,挠挠头道:“这家伙真是……”说着也朝着宗像跳下去的地方冲去。“怎么了?打不过所以想轻生?教皇大人真是脆弱呢。”女孩冷笑着,匕首拔出,即将刺向宗像的心脏。

“中计了呢,小姐。”宗像笑道。

“?!”待女孩反应过来时,宗像的背后已化为一片如虚如幻的蓝色透明方格,就如同科幻电影中才有的景象,犹如柔软的毛毯或是说湖面一般,三人坠入其中之时荡起波纹。那层青色随即立刻化为虚无。周围的景象没有变化,但已经没有的匆匆忙忙的路人,红绿灯也不再闪烁。那即将刺入宗像的匕首慢慢分解成蓝色火花,飘荡,褪去。宗像趁机将天狼星的刀柄向女孩腹部一捅,女孩吃痛,已经控制不住重心而倒下。

宗像的天狼星架在女孩脖子上,女孩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四处张望,匕首枪支皆无,这下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只得乖乖任人宰割。“没用的,这里是我的空间,对你一切有利的事物皆会被排除。”宗像说道。“哈哈,看来是我输了呢,教皇大人。主人说得没错呢,您果然很强。”女孩叹了口气,语气意外地非常轻松,轻松得有些诡异。“是呢,还有许多破坏公物的费用等你去付呢,所以就请您先……”

宗像没怎么在意女孩的语气,但话音未落,女孩便打断他的话,说道:“不,教皇大人,这个的话……就请您在给我烧的钱里面扣吧。”女孩笑着的脸有些无奈,“那么,就请与我同归于尽吧~”巨大的爆炸从女孩身体的内部炸开,宗像愣住了,大脑因停止思考而没有做出回避动作,但他也不需要躲避,这是他的领域。血肉四溅,鲜血溅到宗像脸上,那血不是正常人的红色,而是黑红,如同上好的葡萄酒般。

“别愣在那里啊宗像。”周防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宗像身后,将宗像拉到自己身边后红色屏障开启,“那种血液的颜色只有人造人才有,自爆时的血里面有毒素……明知道这个为什么还不躲开啊宗像。”周防虽是这么说但还是直接用手把宗像脸上的血擦去。

“那阁下的手岂不是马上要烂了?”宗像笑道,脸自然靠向周防,他当然知道周防的领域里所有不利条件都会强制无效。

“但是这下就棘手了呢,刚才那个人造人的力量不仅仅只限于Jungle,还有……”

“白银,对吧。没想到威丝曼那群人还和Jungle有关系。啧,麻烦。”周防不满地咂咂嘴。

“麻烦的是现在还不可认定他们一定合伙了,毕竟国常路大觉的挚友——阿道夫·K·威丝曼,这么做也有失那位大人的颜面。”

“说的也是。”

“麻烦阁下以后说话经过大脑思考。”

“……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让人造人的血溅到自己身上的是谁啊。”

“那与阁下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就是不一样。”

“好好好。”

“为何阁下说的那么勉强?”

“因为教皇大人您说得太有道理了我这等凡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哼……”

“哈……”

意味不明的幼稚对话后,宗像清了清嗓子,“总而言之,现在要重新定一个目标寻找线索……”话音刚落口袋中的手机屏幕亮起,迟疑着打开SNS,跳出一条从未见过的联系人的短信,借着消息列表还未完全显示的句子,宗像冷笑一声,说道:“终于来了呢,戴嘉斯·墨戴本。”

「期限为两个星期,教皇大人,请做出决定。——戴嘉斯·墨戴本」

“……”片刻间的沉默,周防看了一眼后刚想说“你是不是想现在就回去意大利跟他们打一架”,宗像便马上把通话软件打开准备拨通伏见的电话让他立马把全员的去往意大利的票子给办了,幸好反应快的周防在第一时间握住了宗像那双罪恶的爪子,说道:“礼司,慢着。”

“阁下想干什么?”宗像迟疑,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直呼其名只是为了让宗像的动作停下来而已。趁机把手机夺过去的周防将手机锁屏后说道:现在去的话这里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摆着烂摊子吧。”“让Scepter 4除我以外的所有人留在这里不就好了,阁下带着吠舞罗与我一起去便是。”宗像满脸的理所当然。

“为什么让吠舞罗去?”周防疑惑。

“你们这群人太闹腾,留在这里不好。”

你就不能坦率一点说想把戴嘉斯那家伙的酒店炸了不就好了。周防这么想着犹豫地点了点头。

走在街上,虽然已用大衣遮掩,但衣角上染了血的宗像和周防自是引人注目。不过倒没有遭到警察的盘问。“现在的年轻人的穿着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街上的上了年纪的路人如此议论。因为日常穿着,再加上宗像本来也没怎么露过面,没人认出了他教皇的身份。回到住所后锁了门,周防点了一根烟放松大脑,吐出烟雾后带着一种满不在乎却又有那么一小点担心的语气说道:“万一,戴嘉斯是想诱你去的话,教皇大人可就要全军覆没了哦。”

“阁下是想说,戴嘉斯会逃之夭夭把那个酒店当弃子然后去日本把吠舞罗总部和Scepter 4总部给破坏掉?”宗像问道。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宗像已经对自家成员和组织安了一百个心:“安心吧,不仅只有Scepter 4和吠舞罗,就算白银那边是与比水流他们联合的话我们这里还有那位大人。这种优势阁下难道不觉得是压倒性的吗?”宗像笑道。

“宗像你忘了吗,比水那家伙那里,还有磐舟天鸡啊,那两个组织要和我们打起来的话恐怕是要势均力敌,再加上威丝曼的能力不下于国常路,这场仗不好打啊。”周防提醒着宗像那只有着微乎其微的存在感的安宁将军的存在,顺便将手臂上被溅到的血擦去。宗像又重新思考了起来,虽然离人造人最近,可脸上却没有沾到一滴血。

“也是啊,毕竟那里可是有一张实力不亚于我们的鬼牌呢。”宗像想起了Cathedral,想起了磐舟天鸡还是凤圣悟时,组织的辉煌景象。接着再慢慢衰败,某个事件让Cathedral成员倾巢而出,结果无一例外统统被杀光,这种感觉仿佛就像朝代变迁一样。光是想想就能明白当年的“凤凰”现在堕落成了一只只能扑腾扑腾翅膀的鸡。

“然后呢,你准备怎么办?”周防问道,虽然知道答案十有八九就是……

“去啊,戴嘉斯不是这种人所以不用担心。”

宗像的答案连标点符号都让周防猜到了。

周防挠挠头,叹了口气道:“那最起码能不是明天后天就去吗,我们才刚到伦敦还没几天诶。”

“哦呀,阁下这就累了?”

“我说了你会信吗?”

“当然是相信的。”

“那好我累了。”

“没想到阁下天天睡那么多觉养精蓄锐结果就这么点体力啊。”

“你忘了刚刚是谁在保护你不被人造人捅穿的了?”

“您觉得呢?”

“MU·NA·KA·TA,麻烦您不要这么拐弯抹角好吗?”

“哼……”

“哈……”

“啊,说到人造人。”宗像突然想起来了,“周防,明天陪我去调查那幢酒店,那个被人造人射中的地方,我很在意。”那抹白光在射中外墙的玻璃时除了玻璃打碎,那一团类似能量堆的蜜汁物体就一直残留在那里,酒店似乎并没有被封锁,但酒吧是去不成了,包厢正在装修,原因总不可能是“”虽然新的理由很牵强但还是过得去:“墙壁老化。”

但那一团白色的幻光却没有人看得见,成功引起了宗像的注意。似乎永不消散般,一直残留在那里。这是白银那里的秘法无疑,但却不是纯正的白银颜色,而是掺了些什么其他的物质在其中。“那是……灰色?”宗像正在躲避女孩的攻击的同时瞥见了那一丝灰色,那不是磐舟的力量,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仅仅封锁了那层楼,清晰的脚步逼近,打开安全出口的门,空无一人。这个楼层似乎并不是让人居住的豪华客房,而是供人办公的楼层,但总是租借不出去,玻璃没有狼狈的裂痕,却是慢慢黯淡到虚无,紧接着就是那团大得可怕的银灰色能量堆。

如果这是一幅画作,估计是可以摆上台面的优秀作品。各种赞美词汇皆会从自称专业艺术家的嘴里流出。但经历过那团东西的攻击的周防只觉得它比宗像的做作微笑还要骇人,那团物体依旧在精力充沛地运行着,淡淡的银沙飘荡在银团周围,要不是宗像拉着自己来自己早就想把那东西忘了,“不觉得有趣吗,周防。”宗像笑道。

“完全没有。”周防表示实力丑拒。

“哦呀,真是没有艺术细胞的野蛮人。”宗像推推眼镜,手渐渐伸进那白银色的幻光,“这已经可以算是艺术品了哦,阁下为何不觉得……唔!”

手触碰到核心的那一刻,幻光的内部仿佛庄重的钟声般发出响声,宗像的手仿佛腐蚀般感受到了奇妙的感觉,倒不如说是刺痛。猛地抽回,宗像的黑色半手套上正源源不断地散出银白色与灰色的,仿佛火焰一般的东西。即使这样宗像的动作还是像往常一般优雅快速,将右手的手套脱下,白皙的手没有一点瑕疵。

“喂,宗像,这东西不妙啊。”周防将地上的手套烧掉。

“嗯,看来这件事情麻烦起来了。”宗像说道。


















完了这么看起来我也没写多少QAQ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