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XIX

对不起啊小天使们我可能以后要二日一更了要调整作息时间

开场摸鱼我自豪

祝阅读愉快

“阁下可能要晚些再睡了。”

“没什么太大关系啊。”

“哦呀,我一直以为阁下是一睡觉维持生命的。”

“请纠正你的想法。”

“只要您能够少些睡眠的话。”

“不行。”

“原因?”

“醒着无聊。”

“哼……”

“哈……

忏悔室中还有一个门,博尔伽将其打开,没有什么所谓的密道,也没有什么不得了的服刑道具,只有一个没有人的房间,沙发,桌子,软绵绵的床,宛如一个人的卧室一般,就像每个女孩心中的粉色系房间。

灯光是暖色调,床头摆满了毛绒绒的洋娃娃,这些娃娃看起来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可爱女孩的玩具,这种卧室就像安娜的卧室,或是说住在里面的人就像安娜一样。博尔伽坐在床上,示意让宗像他们随便坐下,他随手拿了个洋娃娃脸朝外抱在怀里,那是个可爱的兔子。

宗像和周防在沙发坐下,周防的手臂整个伸开搭在沙发上,八田反着坐在木头椅子上,手靠在椅背上,伏见则倚着淡粉色的墙壁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这种少女心满满的房间里似乎显得格格不入,伏见正努力忽视它,环抱双臂道:“那么,神父大人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那么,我就单刀直入了,伏见先生,宗像先生。”博尔伽朝宗像和伏见点头微笑示意,宗像嘴角勾起,问道:“容我说一句话,神父大人,请问您是如何知道我与我的部下的名字的呢?”之前听到神父说了自己的姓氏时宗像就有了疑心,但听到他说了自己的正确姓名,宗像也不必在他面前隐瞒,只是这原因一定要说清楚。

“真是瞒不过宗像大人呢。”博尔伽笑道,“宗像大人的姓名,已经在上流社会悄悄传播开来了。”他理所当然地说出这句话,宗像自然理所当然的接受,这种事他也早已预料到,所以也没再太多过问。顿了顿后,博尔伽说:“宗像大人,您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为一个反教组织的首领。”博尔伽的语气平静依旧,平静到仿佛只是询问对方今日的日期或是时间。

宗像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是的。”

“那么,在杀了我之前,能允许我最后挣扎一下吗。“博尔伽苦笑道,即使只是轻微,宗像也听得出他的声音颤抖着。“可以。”宗像答应道,“也是啊,好久没有叙过旧了,就是我会成为反教首领的原因。”博尔伽的手紧紧抓住手中的娃娃。

“我曾经与我的妹妹住在一个有些落后的小镇,那个时候全镇的人都非常贫穷,没有机器,他们只能信仰神明。那时候,我的妹妹与我曾一直到镇外5公里的一个小教堂去祈祷,也正因为此,我的妹妹被镇里的人称为圣女。”说这番话时,博尔伽的眼神柔和,看得出来那是他儿时的美好回忆。

从房间里也看得出来,有一个相框架在床头柜上,里面大概是15、16岁左右的女孩,女孩穿着并不昂贵的布制白色长裙,金色的长发随风摆动,女孩笑得很好看,照片看起来很有年代感,博尔伽看着那张照片,眼神黯淡下来。

“然后……我亲眼目睹……妹妹被……”说到这里,博尔伽的眼眶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不断流下,八田不知应该怎么办,只好将手里的餐巾纸递给博尔伽,博尔伽道谢后擦去泪水,说道:“恕我失礼。”

暴雨的夜晚,强壮男人的闯入,女孩的下体被撕裂的痛苦惨叫,男人进入的低声闷哼,挥之不去的泪水痕迹,完全无神的瞳孔,恶心的白色液体,自己被绑住不能求救,被迫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人被玷污,呜咽声没有人能听到,那个绝望的夜晚,历历在目。

“那天的第二天,我们被镇长找到,那个时候的妹妹已经不省人事。那天晚上,妹妹她,自杀了。”博尔伽握紧了娃娃,指甲将其刻出深深的痕迹,宗像眉头紧锁,周防像个没事人一样,八田的眼睛向下看,不自觉地露出怜悯,伏见低垂着眼帘,情绪不明。

女孩被发现时已是脸色苍白,犹如上好的瓷娃娃,头后的墙壁被溅了许多的血,左手的手枪被握着,紧紧不松开,女孩的两颊划过泪,眼中的情绪已是交缠不清,让人合了几次都合不上眼。“我本以为,镇长会把妹妹厚葬,随后将凶手处以死刑,但我万万没想到,我竟看到我的妹妹,被绑在十字架上烧死。”

那些肮脏的话语,他仍然记忆犹新。

女孩穿着囚服被绑在十字架上,旁边的居民大声吼道:“魔女!魔女!她不配当圣女!”已死之人怎么反抗,只能默默承受着砸来的鸡蛋和辱骂,她的长发有一半被鲜血染红,好看的脸蛋已全无神色,大火焚净了一切,连同他与妹妹的宝贵回忆。

“在那之后。我就决定反对教条,但在那之前必须深入天主教的核心才能复仇,所以,宗像大人,这一切都是教条的错不是么?”博尔伽扭曲的微笑让伏见心里一阵发毛,宗像将其措辞纠正,道:“不,法迩拉德鲁爵,害死令妹的不是教条而是那几个乘人之危的男人。”

“您错了。博尔伽笑道,“那几个男人固然罪孽深重,但最可恨的,还是那将我妹妹烧死的天主教团啊。”连八田都知道这人已经精神错乱了,“不是这样的!”八田说道。

“八田先生,是吧,请您好好想想。”博尔伽确认了他的名字后接着说道:“那么请问,我的妹妹究竟是被谁杀死的。”八田无语了,他救不了这人。“所以我才那么努力,努力当上一个神父来复仇,宗像先生,您现在就是劝我,我也不会罢休的。”博尔伽突然站起身来,手上的娃娃扔在一边,说道:“所以,宗像先生,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仍然会复仇,而且总有一天,您的宗座殿将会弥漫着您的血腥味。”

“阁下越是这样的话,那我越是要阻止了。”宗像站起身来,“法迩拉德鲁爵,现在请您立刻……!”宗像话音未落,脚步向后一退,左半身向后倾斜,子弹射进他的左胸膛。博尔伽射击的速度极快,“室长!”伏见难免露出惊恐的神色,“这家伙……”八田握紧拳头。

至于周防尊,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