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番外 King’s kitchen

ooc预警

我也想吃尊哥的松饼QAQ

祝阅读愉快

宗像最近很是郁闷。

自从一天晚上周防尊在被窝里抱着自己扬言说要去学做饭的时候宗像还冷嘲热讽了一句:“希望阁下坚持得下来。”说罢把头转向一边睡觉去了。周防很是不服,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一脸“要是我真学了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抱着宗像也睡着了。宗像其实心里没底,他想:不会真去学吧……

在那之后,周防不再泡在HOMRA而是泡在·HOMRA的厨房,草薙算是见识到了恋爱中的人有多可怕,更是见识到了宗像的冷嘲热讽威力之强大,周防这头除了打架睡觉秀恩爱的家伙居然在厨房边看着烹饪书籍边摆弄锅铲???然后就悲剧了。八田走到酒吧门口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心想别是着火了吧赶快冲进门去,酒吧弥漫着一层薄薄的烟,要不是看到自家首领正摆弄着平底锅里的焦了的鸡蛋八田绝对会认为一定是磐舟天鸡那家伙来光顾了。目光转向另一边,草薙正把酒吧的窗户全部打开,莫名感伤的碎碎念叨道:“我的酒吧QAQ……”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八田想着,把门口的“OPEN”的木头牌子转到“CLOSE”后也去帮忙把烟先散掉,于是乎,宗像每天去上班路过酒吧时都会看到周防在炸HOMRA,后面还跟着苦逼悲催的吠舞罗全员在那里给周防擦屁股,一度导致除了认识的人以外HOMRA一直处于关门状态,这个酒吧已经成了雾霾重灾区,每次伏见经过的时候都会因为烟太重从而导致看不见自家misaki而郁闷,没事,回家总归看得到的。伏见在自我安慰的同时顺便同情草薙一秒。

迟早有一天周防会把HOMRA炸了,草薙欲哭无泪。

功夫不负有心人,周防总算是可以有模有样地做道简单的菜来了,不过HOMRA的伙食照样是草薙全包,偶尔心情愉悦的时候周防做个饭后甜点,炸厨房是不可避免的,这是草薙上辈子造的孽,但周防能够学会做饭这件事真是可喜可贺。自从草薙吃了周防的猪排盖饭后自己觉得这个老板的职位可以让给周防了,他一脸“孩子长大了啊”的欣慰表情看着正往松饼上浇枫糖浆的周防,周防看到那个笑容手一抖,mdzz浇外面去了。

许久不营业的HOMRA终于又开张了,周防的手艺在草薙之上这件事令八田等众人大吃一惊,所以后台厨房的周防尊先生让草薙的人气暴涨,至于为什么说周防的手艺在草薙之上呢,就是因为上次猫来这里玩时吃了周防的松饼后立马说到:“色气眼镜这次的松饼比以前好吃欸!”的时候草薙摘下墨镜,在万人惊恐的目光之下笑着擦去眼角的眼泪。周防看见后心说卧槽,酒吧柜台没坏啊。

自从上次周防从厨房里出来透了个气,被眼尖的女顾客注意到后,周防就感觉身后有很多目光盯着自己,厨房门没开啊,周防这么想着,待把煎好的鸡蛋土司拿出来时周防终于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身后的压迫感极重了,以前的顾客……有那么多女生吗?就这样,周防在一屋子小迷妹的目光下做着菜,自己的背后瑟瑟发抖。

“诶,原来叫周防先生啊。”一个漂亮的女生叼着饮料中的吸管看着厨房,玩味着这个名字,情场老手草薙出云发现这位小姐的想法很危险,边擦着高脚杯边笑道:“小姐如果您想钓大鱼的话我劝您还是不要有这个想法的好。”

为什么?众女生犀利的目光突然集中到草薙身上,草薙一时间背后冷汗涌出,手中的高脚杯将落未落,还是笑盈盈地压低声音强作镇定不让周防听见,说道:“人家有主了,而且女孩们你们也别想抢过来了,他呀,是个gay佬。”

在座的众多腐女都沸腾了,老顾客大多都是来看伏见八田秀恩爱的,又加了个cp?!这种好事绝不能错过,在座的腐女多到刚刚发问的女孩怀疑只有自己一个不是腐女,正当那个女生思考人生时,门被推开,宗像自然而然走到了吧台上,草薙很自然地给他倒了杯威士忌,宗像对于酒吧里这种微妙的气氛表示心里发毛,但还是没当一回事。草薙问:“尊在里面做蛋糕哦,你要不要去看看。”

“算了,不过真亏他坚持得下来,每次回到家的时候都会看见受伤的手。”宗像摇了摇手中的威士忌,冰块发出悦耳的声音,宗像慢慢啜饮了一口后道:“说起来他最近一直在研究和菓子呢,夏柑糖和水无月。”宗像点了菜后在厨房暗中观察的周防用比往常用心一倍的手艺开始做了起来。

夏柑糖的做法十分简单,周防有些不满,宗像这是在放低要求吗?在一整只蜜柑上边开个盖,把果肉掏空,将其榨成果汁后倒入寒天使其二混合,再将其泻入蜜柑之中,放进冰箱静候其凝结的时间里,周防把用于给水无月装盘的叶片摆好后将水无月的主料全部混合,划圈搅拌均匀。轻拍过筛器,粘稠的混合物落在碗里,再次过筛一遍以确保没有结块。把一大半面糊倒入容器里,盖上盖子,放入锅里大火蒸10分钟。蒸好部分以凝固,取出撒上蜜豆,倒入剩下的面糊。重新盖上盖子,大火蒸15分钟。刀锋划过水无月,好看的形状显现,周防为了配合宗像的口味撒了些抹茶粉,“等等……这块……”周防想了想,换了一杯抹茶粉,绿色粉末泻下。夏柑糖已经凝固,切完后放到盘子里,小巧精致,完全不像是周防做出来的东西。

没有让草薙帮忙,周防亲自把和果子端到宗像面前,周防穿了件酒红色的长袖衬衫,黑色领带,黑色裤子,意外却又在预料之中的是周防从不穿围裙,男士的也不,周防看了看宗像桌上的威士忌,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和菓子,威士忌配和菓子?令人窒息的操作。

宗像注意到了周防,周防笑着把手中的两盘甜品端给宗像,两人对视了一眼:

“哼……”

“哈……”

“没想到阁下还记得自己说的话,可喜可贺。”宗像舀了一勺夏柑糖。果冻一样的夏柑糖在灯光下透出好看的橘色光泽,甚是让人觉着凉爽清新,待宗像把盘子里的夏柑糖吃完后,周防用一种漠不关心却又有一点小期待的奇妙语气道:“怎么样?”

“阁下想听什么?”看宗像满意的表情应是觉得好吃,周防把盘子撤了后将水无月缓缓推向宗像面前,宗像看着周防一脸坏笑的表情,迟疑道:“你没往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吧?”“没有啊,少量的红豆算吗?”周防回答得非常自然,以至于成功地骗过了宗像,宗像半信半疑地把水无月放进嘴里,甜度的把握刚刚好,而且完全不粘牙,宗像不得不承认以后干脆让周防做三餐算了,但刚吞咽下去,嘴里突然冲出一股呛人的辣味。

“咳咳,野蛮人,你往里面,咳,加了什么。”宗像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清了,喉咙里已是辣得不行,宗像的眼角被辣出了眼泪。周防笑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冰水给宗像,待宗像一口气喝完一杯后擦去宗像眼角的生理盐水顺便摇摇手里的绿色粉末道:“没什么,芥末粉。”

“这种玩笑要是多开了可是会死人的周防。”宗像强颜欢笑,将周防的领带拉向自己,空气交缠,周防一脸欠揍的招牌笑容看着宗像,但宗像没那情趣去计较这点东西,他现在恨不得往周防脸上来一拳。

周防可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他将宗像的下巴一抬,附上了他的唇。舌头舔着还带着点辛辣的嘴唇,混合着津液,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周防勾勒着宗像嘴唇的形状。宗像被吻得迷迷糊糊,银丝联结两人,宗像脸上腾起红雾。

草薙替周围被无视的周防的迷妹委屈死了,不过恰恰相反,在座的腐女觉得自己赚到了,就是刚刚发问的女生也感觉被这对弄成了腐女,正当众人“kya”之际,八田挽着伏见的手回来了,元气满满道:“尊哥我们回来了!”

看见自己好像出现的不是时间,八田思索了一下措辞,又鞠躬大声道:“嫂子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马上补正文,马上(>人<;)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