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XVII

其实多的也就对话啦

祝阅读愉快

见宗像许久没有回信,周防关掉手机,想:快点去接那家伙吧。

周防走到Scepter 4大楼楼下,普通人的想法的话必是一个杀了很多人的黑帮老大来自首了,但他们错了,一,人家是正经的黑帮老大,二,周防杀了的人已经不能用很多来形容了,三,周防是来接宗像的。

宗像的办公室周防自然是自由进出,但到了办公室,打开门却不见人影。上厕所去了?周防这么想着坐到宗像的座位上,等了半个小时后周防发觉不对劲,问了唯一有点交情的伏见,伏见却诧异地说:“室长他去找你了啊。”

周防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的话宗像应该早就到了吧。周防这么想着,回到HOMRA,做好被宗像嘲讽“野蛮人你真慢啊是不是迷路了啊呵呵如果是阁下的脑子的话大有可能呢。”的充足准备,进了HOMRA的门。却还是没有出现宗像的身影。

周防有点慌了,在路上也没有碰到宗像,别是又卷到什么事件里去了吧,周防这么想着,隐隐约约听到刀剑的碰撞声,周防立马发动能力,宗像的气息他在清楚不过,青色的亮点从自己的办公室蜿蜒,至街道,至店铺,却突然在一个地方断掉,那里的亮点有的漂浮在空中划出凛冽花纹,有的如斑点般撒在地上。

没错,就是那里,周防驰骋于蔚蓝苍穹之中,带着赤红的轨迹高速移动着。狂风打在自己脸上,周防立马发现了宗像的身影。暂且不谈敌人,宗像伤痕累累,左手手臂受了重伤,宗像捂着自己的左臂单膝跪在地上,没有带佩剑的他只能运用自己的能力,估计是遭到了埋伏,不然怎么可能那么狼狈。

“宗像!”周防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冲下去救自己老婆再说,看着宗像受了那么重的伤自己怎能不动怒,手上的赤炎迸发出巨大力量,被打到绝对一命呜呼。宗像被身前的巨大响声吓到,愣了一下的时间已经被周防抱起,周防的这一拳所带来的冲击使周围沙土荡起,周防干脆直接将沙雾劈开,但已经晚了,敌人已经逃走。

“可恶。”周防愤怒道,本该将伤害宗像的人碎尸万段才对,完全可以说是自己过于冲动而让其逃之夭夭。周围似乎被施展了结界,无人靠近也无人发现宗像和周防,周防再次跃于空中,以最快的速度前往HOMRA。宗像已经被救下,周防的速度慢了些,宗像将头埋进周防怀里。两人没有说话,周防没由来地害怕,过了一会儿,宗像轻声说:“吠舞罗……”

“怎么了,宗像?”周防将怀中冰冷的身体搂得紧了些,失血过多的宗像脸色呈病态白,只能靠周防的温暖维持神智,宗像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吠舞罗的成员,袭击了我。”

周防一个急刹车,要不是把宗像抱得很紧,宗像得飞出去。他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宗像相信自己。宗像当然没有准备怀疑他,他知道周防不会做出这种事。但看这个表情突然就起了玩心,故作万分失望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周防。”

周防满头的黑线,完了完了这次怎么和宗像解释都解释不清了,宗像连周防手里的手汗都感受到了,觉得可以结束了的时候,宗像正要开口,周防说道:“……我会负责的。”说完之后周防发现宗像的语气,想开玩笑一样。

“噗。”宗像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憋笑真是痛苦,他深呼了一口气,说道:“安心吧,我不会怀疑你的,那种动作,像是被操控了一样,虽然说那个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宗像笑道,嗯,周防是个可以打发时间的人。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啊宗像。”周防叹了口气,那时候他真的被宗像吓了一跳,也许会离婚也不一定。不过看宗像的语气,应该不会错,自家的成员被控制了这种事其实每个王都能做到,又因为宗像的那个任务而不能调查,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现在是不能调查这件事了,明天就要去英国了。”宗像说道。安排打乱了宗像可不能忍,所以只能先这么做,再加上如果现在开始调查可能会打草惊蛇,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可能和现在接的任务有关联。

到了吠舞罗,草薙看着周防以一个虐狗的姿势抱着伤痕累累的宗像,由不得吃了一惊。虽然周防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吠舞罗,但是宗像还是失血太多。冷汗遍及宗像全身,宗像微微颤抖着。周防从没看见过宗像能够如此狼狈。让草薙把绷带酒精拿出来后带着宗像上了楼。

伤得很重,周防由衷感叹,要不是英国的那几个反教团很重要,周防肯定要把宗像放在家里静养。血勉强是止住了,有一些刀伤完全可以说是常人忍受不了的巨大疼痛,但宗像忍住了,没有鬼哭狼嚎。

“给我珍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啊,你不心疼我心疼啊。”周防剪断绷带,一切都处理好后抱住宗像,些许时间后宗像的气色好了些,用自己的额头顶住周防的额头,笑道:“我还没阁下那么不珍惜身体,所以就安心吧。”

“真是的。”周防无奈。
伦敦。

英国的任务比较棘手,宗像租了一套别墅,工作中也要享受生活不是吗。地图中所描述的英国有两个反教团,一个好像还是大户人家,贪污腐败得要命,还有一个就是传说中的黑社会,需要警惕。

但周防纳闷的是宗像说还要去歼灭几个恐怖组织,“伸张正义也是Scepter 4的大义之一。”宗像的明确回答让周防无话可说,当然周防也不存在什么答应不答应的事,所以周防也没拒绝,嗯,这就是传说中的烂好人吧,周防想。

宗像让周防待在家里,“周防,我出去买点东西,不要给我搞破坏啊。”宗像这么叮嘱着这种令人无语的话,虽然对于周防来说,大有可能。不过周防现在最重要的事是睡觉。

宗像很喜欢伦敦的氛围,宁静典雅,大至建筑小至居民,一切的一切都让宗像十分舒心,倒不如说,都和周防尊这个人完全相反,虽说宗像至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野蛮人,但顺从天命吧,至少这个人不会像眼前的这群人一样恶劣。

我……看起来很弱吗?宗像在一群看起来就是以大欺小加上颓废得不得了的小混混的层层逼近下退到墙角顺便思考一下人生,手中的日式茶杯是宗像喜欢的款式,所以怎么会让它破碎呢?

“抢光这家伙身上的钱。”看上去是他们老大的男人发话了,宗像借着后面的墙壁,单脚猛地发力冲到男人面前,短暂欣赏了男人惊慌的神色后一个拳头抡上男人的肚子,昨天还在和别人战到自己不利的宗像觉得这几个人太渣渣了,柔软触感后男人立马倒地,一个响指宗像用能力幻化成剑,说道:“还想试试看吗?如果你们想死的话。”

“可恶。”几个人愤愤骂了几句脏字,落荒而逃了。

到家后,宗像见周防躺在沙发上,便坐到他身边,周防也察觉到宗像回来了:

“好晚啊……不是说就买几个茶杯的吗。”

“在路上有些麻烦。”

“蛤?”

“几个小混混,看来英国的法律还套不住他们。”

“……”周防脑补了一下宗像虐菜的情景,突然惊觉:

“伤口裂开了?”

“没有啊。”

“呼,以后别做这种事啊。”

“又不是我找上那群人的。”

“只能说你长得……算了。”

“阁下想说什么。”

“不,没啥。”

“阁下想说就说别遮遮掩掩的。”

“……只能怪你长得一副君子书生的样子,别人以为你好欺负。”

“阁下不可以貌取人。”

“我没啊是那群想讹你钱的。”

“哼……”

“哈……”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