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XV

前方绿组出没

祝阅读愉快

“喂,流,我可是很重视你的发言的啊。”磐舟将罐装啤酒饮尽,啤酒罐放在桌上,下巴的胡渣仿佛很久没剃过一样看上去十分地刺手,皱着眉头转过身去,对着正在刷DQ11的银发少年一脸地认真道,“话说回来,须久那,我让你买的东西你买好了吗?”

“啪”,将游戏机关闭折叠随便放在一边,须久那不耐烦地将手边的塑料袋递给磐舟:“喏,买回来了,虽然完全不想买。”磐舟将塑料袋打开一看,把塑料袋里的酱汁拿出来,生气道:“啊!我不是让你买沙拉酱吗!你干嘛买蛋黄酱啊!”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两个都一样!而且蛋黄酱更好吃一点吧!”须久那不服气地叉腰回嘴着一句病句,“不不明明是沙拉酱更适合天妇罗好吗!”磐舟以一种大人的口气郑重其事地双手环胸对须久那说。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磐先生也真是的,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孩子斗嘴啊。”旁边正敷着面膜的男人的语气显然有些生气和无奈,面膜到了时间,男人将它拿下。

“紫你不懂蛋黄酱的美味!!!”须久那急迫于表达蛋黄酱的立场,旁边的磐舟一脸从容自在:“不,饭是我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有本事你做饭。”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得意到有点欠揍。

“真是的。”御芍神有些嫌弃这两个人,旁边的一只绿色鹦鹉扑腾着翅膀飞到御芍神肩上道:“紫,紫,生气了,生气了。”

“不,小紫没有生气哦。”御芍神微笑着用手卷着自己的头发,“只是这两个人太幼稚了。”他将头发向后一甩,“哼。”须久那赌气一般将头转向一边不看磐舟。磐舟也没办法,叹口气挠挠头。御芍神只好无奈地笑笑。

“当下需要注意的是Scepter 4已经注意到了蛛丝马迹。”一直沉默着的比水发话了,平静的语气好像他才是最不担心的,“请慎重一点不要像小孩子一样,磐先生,须久那。”

“是是,我知道了啊,流,毕竟是王的话,不可违忤啊。”须久那摆出恶作剧成功的笑,“对吧!琴坂!”

“流,是王!”琴坂飞到比水肩上,尖声叫道。

剩下的几天,Scepter 4将德国的巴赛那的余党统统抓获,德国的反教组织从此斩草除根。但由于在审问中多了些时间,宗像安排的日程刚好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及情报统统梳理一遍,简而言之,没有休息的时间。

回到宾馆后,宗像抑制住想不顾形象趴在床上的想法先去洗澡,随便拿了件衣服就瘫在床上不想动,难得有那么累的时候,不过好不容易可以解决一群反教,也算是有点成果。宗像抱着旁边的枕头,困意渐渐泛上来。差点睡着时,传来开门声。宗像睁开差点闭上的眼睛,立马坐起身来道:“哦呀,阁下今天怎么那么早。”

“不是你叫我把巴赛那那家伙的残党调查清楚的嘛。”周防关上门后从口袋里掏出黑色U盘放到宗像的笔记本上,“虽然不知道都打完了你还要调查他们干嘛,U盘里只有这个文档,草薙把所有有嫌疑的人统统算上了。”说完便坐到床边道:“而且今天你是累傻了吗,怎么穿我的衬衫。”

“那真是失礼,阁下出去一下我换衣服。”宗像刚刚察觉,“哦。”周防说着离开了房间。正当宗像换衣服之际,手机铃声响起,周防接到草薙的电话,莫名有种不好的感觉:“唷,尊,明天我和小世理有事要出去,明天麻烦你看店了啊。”然后没等周防的回复就挂断了电话。

“喂。”周防面对突如其来的强制请求没了辙,只好答应。与此同时,宗像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了淡岛的电话:“室长,非常抱歉,明天我因为要去办Scepter 4和吠舞罗前往意大利的手续,所以上午暂时需要请假,我让伏见管理Scepter 4了。”

“哦呀,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宗像答应了一声,听到门外周防正和草薙打着电话,大致了解了情况。脑补了一下淡岛让伏见管理Scepter 4时一脸不情愿却只能答应的表情,真是有趣。

挂断电话,宗像让周防进来。

“阁下终于不是无业游民了?”

“算是吧。”

“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要庆祝的话就免了,明天可没有人保护你哦。”

“请不要以为我很弱,要干架的话我随时奉陪。”

“一个累趴了的人就不要说这种话了。”

“哼……”

“哈……”

“总而言之明天谨慎一点行动。”周防躺在床上,说是草薙弄的,其实大多数还是自己查出来的,还是用了点心去做了的。周防虽然没宗像那么累,但发现查资料比打架还要耗体力,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嗜睡,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家伙。”宗像叹了口气,不一会儿也睡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