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XIII

以后的罗马数字岂不是越来越长hhhhhh

祝阅读愉快

德国慕尼黑。

自从接了教皇的任务后,宗像就开始无止尽地四处奔波,不过每次都要带着周防一起,倒不是说自己想,而是德累斯顿加周防尊本人要求自己带着周防去。

周防当然是出于私心想陪着自家恋人,在宗像一直反对周防去而差点打起来时,德累斯顿一本正经地发来一条邮件说要周防协助自己。

宗像谈不上高兴也不能说是不满,组织的要求就是一万个不愿意也得接受,但唯一困扰的是他们这群人从飞机里出来的时候。

德累斯顿的经济条件可不是盖的,每个组织都有标配的头等舱客用飞机两架,飞机场的在座的工作人员都傻眼了,头等舱的客用飞机已经很稀有了,还一来来四架???

最让人困扰的是脸啊脸,宗像的〖Scepter 4〗集体颜值可以算是偏高了,但再加上周防的〖吠舞罗〗,一下机场就好像明星走秀一样吸引着别人的目光,周防倒是没怎么在意,但宗像很奇怪这种方式来夺人眼球的原理。

德累斯顿基本上在所有国家都有分部,但只提供办公不提供住宿,虽然说有时加班太晚就直接在办公室里过夜这种事出现。宗像让淡岛处理好自家部下的住宿后自己舒舒服服拉着周防去早就预定好的宾馆。

宗像没打算在德国待多久,照地图来看的话除了一个较强的头目其他都只是可有可无的小小组织,赶快解决完后还要赶往其他国家,就是让时间变得有规律起来,看上去还是忙忙碌碌。

摆好行李后第二天下午就拉着周防去了目标的地点。擒贼先擒王,如果这个头目和别的组织有关系,那么到时候先消灭的话别的组织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干掉。

标记地点是德国的圣母教堂,说实话宗像在标记地点是也在迟疑为何反教组织会在教堂之中,现在才知道那群反教的组织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的恶行,自己佯装虔诚信徒在背地里暗暗坐着坏事。

串通一些贪迷钱财的宗主教,蒙席等,让他们在夜里闯入教堂用喷漆在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下喷上侮辱当代教皇的词句,不过比戴嘉斯好多了。

宗像先前去教堂做了番祷告,那群反教的人员似乎注意到了宗像,正思虑着今天还要不要继续,宗像就前去打了个招呼。那群人脸上一闪而过些许诧异之情,随后便以笑容相待。

走时宗像在一人口袋中塞了封信,那人在宗像走后快速打开那封信,待全部看完内容后神色骤变,环视四周后轻声对同伴说道:“不好,这要快些禀报给老板。”

“让我投降?想得美!现在的教皇真是胆大包天!”小巷里,一个面露凶色的强壮男人咆哮着将纸撕碎,“老大,但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只怕他早晚有一天要过来强迫我们自首啊。”旁边一个骨瘦如干柴的男人被自己的老大吓到了,神色有些慌张。

“怕什么!他来了我们就和他战!”那男人的气势丝毫未减,拳头打在墙壁上,只怕是墙壁受了内伤,松动了些,“他不是说今晚在教堂告诉他吗?那就告诉他!我们决不投降!”

夜里,圣母教堂。

宗像和周防没有做任何准备,两人站在圣母教堂门前,大门已是敞开,里面不下十几个人,宗像站在门前伫立了一会儿,慢慢走进教堂。“恕我失礼,我来晚了。我是教皇宗像礼司。”

那男人虽说脾气暴躁,但还是个识时务的人,他笑吟吟道:“恭候多时了,教皇大人,我是……”男人本想自我介绍,被宗像打断了,宗像笑道:“阁下不必自报姓名,今日前来只是想提投降一事罢了,若阁下愿意,那么你我再无瓜葛,但如果阁下不愿,那我也只好强迫阁下愿意了。”

“说什么狂言,你这乳臭未干的小伙子,我绝不会投降!我到要看看你会有些什么法子让我等屈服!”那男人瞬间从身后掏出两把加特林,对着宗像就是一顿狂轰滥炸。

宗像扶扶眼镜叹了口气,失望于男人的表现,子弹即将撕裂宗像的心脏时,红色屏障将子弹弹回。烟雾中,不知何时周防已在宗像的身前,他双手插着口袋头都不回道:“给我小心点啊宗像。”

“哦呀,不是有阁下在吗?”宗像笑道。

“好歹也给我出份力啊虽然我一个人是可以轻松扳倒他们……”

“阁下怎么会知道我之后不会出手呢?”

“看你那么悠闲都不用猜。”

“阁下居然也会察言观色了,可喜可贺。”

“回家会有奖励吗?”

“要耍流氓回家再说,小心前面的子弹去。”

“那就回家再说。”

“哼……”

“哈……”

这种悠闲的打情骂俏成功地激怒了在座的所有单身狗们,子弹的数量和效率增强了一倍,周防则是将所有的子弹原封不动全部还给他们。敌方见枪支用不成,则一鼓作气冲上前去用匕首偷袭宗像。但要知道近战才是周防的强项,不一会儿地上就多躺了好几个人。正想着应该是全部干掉了时,周防猛然想起:他们的头目呢?

宗像的背后,一把匕首即将刺入宗像的胸膛:“去死吧!”
















这个反派真可怜,连名字都没有꒰•̫͡•ོ꒱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