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IX

ooc预警

为啥你们没人知道ff15QAQ

祝阅读愉快

墨戴本私人酒店,顶层。

这里除非是戴嘉斯特别许可,否则国家总理都不可进入。到了顶层,随着电梯门渐渐打开而显现的景象并没有周防想象的那样富丽堂皇或是非常恶趣味,倒是平平淡淡,反而没有下面几层的那样耀眼。

“哦呀,本以为戴嘉斯会把禁止入内的地方设计得豪华奢侈,不想让人进呢。”

“那真是辜负你的期望了。”

“阁下有什么地方不会让我进吗?”

“没啊……”

“阁下连隐私都没有吗?”

“没什么可隐瞒的啊。”

“你这野蛮人。”

“多谢夸奖。”

“哼……”

“哈……”

打开一道大门,房间里不下十几个人,坐在座位上的年轻男人站起身来,走到周防面前伸出手道:“恭候多时了,周防先生,我是戴嘉斯·墨戴本。”

周防与他握手后,戴嘉斯示意让周防坐在沙发上,宗像也跟着坐在他身边。戴嘉斯注意到宗像时,表情中似乎诉说着些吃惊,随后便笑吟吟道:“啊,没想到周防先生的夫人居然如此美丽,我却没有注意到,恕我无礼。”

“那么就开始谈正事吧。”戴嘉斯说着,左手朝身后打了个手势,不久有一个人提着银色手提箱放在桌上并将其打开,满箱的欧元。周防有点想嘲笑这种蹩脚的贿赂。

“周防尊先生,请转达宗像先生,我想与他结盟,创造一个没有信仰的世界。”戴嘉斯的眼神非常坚定,坚定到周防可以以为自己的观点错了,但这个想法只维持了半秒。周防便以微笑回应道:“为何要这么做?”

“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科学,不需要宗教的存在。”戴嘉斯给出简洁的理由。

“那么,能请您告诉我为何如此肯定吗?”周防还没发话,好听的女声就传入耳朵,宗像仿佛按耐不住般先发问了,但还是从容不迫,不过周防听得出他不明为何的不服。

“哦呀,周防小姐也是信仰宗教的吗?那真是冒犯了,但请您听我的一番措辞,相信您会改观的。”戴嘉斯的话语非常有把握。

“真的吗?”宗像再次反问。

“真的。”戴嘉斯丝毫没有动摇。

宗像沉默一阵后,戴嘉斯道:“现世科学统领,任何的事物都能由科学道理说明,可早年科技不发达,所以一切当代人所认为不可思议之事只好以神明之睿来套上说法。可现在呢,先进器械无不遍布全世界,可能现在人人所用的触屏手机,在从前都可以算是‘神明的恩赐’吧。”

戴嘉斯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宗教信仰无理论也无依据,神的出现也不过是在大难临头即将逃避现实时给自己的慰藉,完完全全是自欺欺人。宗教教条断断不可质疑,可科学离不开大胆的想法不然得不到成功。”

“我知道德累斯顿,且我的宾客中有德累斯顿的人,所以我知道宗像先生是一位以秩序为心中信条,但宗教完全无逻辑也无秩序,我相信宗像先生心中并不想接受这个任务因为他不想做这种无秩序之人,况且还是领头之人。”戴嘉斯大胆地在教皇面前说出这番话,尽管他不知道那位女士就是教皇,但即使宗像没有男扮女装站在戴嘉斯面前,戴嘉斯也会说出这番话。

“恕我冒犯,有些激动,请谅解。”戴嘉斯笑道。随之将满箱的欧元朝周防面前推了推,说道:“钱的话不是问题,但请务必转告宗像先生,我是真心邀请他加入。”

“说得好。”清脆的掌声响起,宗像发自内心地感叹,“没想到戴嘉斯先生的语言功底深藏不露,竟让我也听得一时间失了神。”周防听了也称赞道:“戴嘉斯先生真是语出惊人,我很佩服您。”

“哪里哪里,不过是肺腑之言罢了。”戴嘉斯说道。

“但终究是一时间失了神,戴嘉斯先生,您知不知道有许多的科学家都有他们的宗教信仰,而从中来探取科学。宗教并不是逃避现实,而是一种坚持,一种虔诚的面对生活的心,是探索的根基。去探寻真相,去乐观地看待生活,并在窘迫的情况下给予鼓励,给予破绝境之利刃。是的,它虚幻,它不真实,我相信许多的教徒都明白这一点,但他们依旧坚信着,坚信着神明的存在。”宗像的话中听得出有些颤抖,周防紧紧握住宗像的手。

“周防小姐的话真是精彩,我无法反驳,但我的立场仍然不变,请回去转告宗像先生,宗教信仰不过是早年人类愚昧的表现,不过是无知的人类逃避现实自我慰藉的最低级的方法而已,科学才是主宰世界的根基。”戴嘉斯笑道。

这番话让没有宗教信仰的周防都觉得有些过分了,更何况宗像。

“如果我说,教皇就在这里呢。”宗像将变声器拔去,与形象完全不符的男声从嘴里说了出来。周防尊被宗像异常的举动惊到了,烟从嘴里掉了下来。戴嘉斯似乎也有些吃惊,但那吃惊的表情稍纵即逝,马上就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道:“那还真是抱歉,我把话说得重了些。”

虽说是道歉,却全无愧疚感,戴嘉斯悠然自得道:“教皇大人,请您最后再想想,我再给您最后一次机会。”他看了看怀表做做样子用于提醒宗像思虑的时间少些。

“不管您给我多少次,我都不会妥协了。”宗像冷漠道,全无放水或迟疑之意。

“那真是抱歉了,就请您下九泉吧!”戴嘉斯随即抓起身边侍卫的手枪就朝宗像射去,眼看宗像要被打到,周防用他随身携带的枪挡住,枪经过改造后坚硬了许多,子弹无一不被弹回,溅出火花。

“那么,就大闹一场吧。”宗像笑道。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