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VII

本期尊哥高智商注意

ooc预警

祝阅读愉快

说来也真是令人佩服,这两人姿势换着换着就换到了床上。

“然后是关于戴嘉斯·墨戴本所犯下的一系列事件……”宗像坐在床上,右腿置于左腿上,一手操控着电脑一手牵住周防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手。周防从宗像背后环住他的肩部,扎人的红发靠在宗像脸上,让他很早就有想抱怨的心情。

翻完了所有资料后,再加上询问了宗像在囚犯嘴里倒出来的话,周防沉默了一会儿,断定:“那家伙想把你拉到他们那里。”这种情景宗像如果没有发生这个事件的话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看到周防的大脑在如此高效率的工作后得出的答案和自己完全一样。

“哦呀,阁下为何这么想。”宗像有些惊讶,推推眼镜后笑道。

“第一,如果他想杀了你的话刚刚是不会放水的。”周防开始有理有据地分析起来,的确,宗像也觉得刚刚那场战斗敌人根本没有用尽全力,我们有些攻击他们仿佛是故意不躲开一样。

“其二,他的请帖应该是邀你去社交晚会,到场会有很多人,也不方便杀你。”周防将文档调至戴嘉斯的爱好,其中就有开展晚会的说法,“作为教皇的你当然是目光聚集的焦点,那时候杀你会引起恐慌,当然如果他不在意就是另一个说法了。”

“最后一点,他会拿战斗的录像威胁你。”周防将电脑屏幕盖上, 顺便再将宗像揽进怀里,宗像迟疑了一会儿,也没反抗,叹了口气后靠在周防身上道:“果然……”在战斗时,宗像就注意到了周围的路人消失了一般没有人影,果然是偷偷拍了录像。

威胁这种东西真是像一个卑鄙的人干出来的事。宗像这么想着,忽然一阵恍惚,借着身下正躺在床上的软绵绵的触感和眼前的人笑着叼走自己的眼镜按住自己的双手,眯起眼睛笑了笑:“阁下想干什么?”

“你说呢?”周防缓缓解开宗像的衬衫的扣子,手指从头颈划过白皙的皮肤,可偏偏这种时候门铃响了,周防不爽地下了床去开门,然而并没有人在门前。恶作剧?周防这么想着,看见地上的类似请帖的信。

果然来了吗,话是这么说,旁边不是有信箱吗为什么要放地上啊……周防拿了请帖就重重关上门用来发泄。到卧室将请帖飞到床上随即坐到床上说道:“给你的。”

“让我看看。”宗像默契地接住飞来的请帖后拆开,戴上眼镜后看了起来。

尊敬的教皇大人:

原谅我的部下的无理,此次针对您的袭击是为了一己之私想邀您前往我的晚会。

地点:墨戴本私人酒店。

时间:明日傍晚。

我的部下将会恭迎您的到来。

“果然。”宗像将请帖放于床头柜上。

“这群家伙所谓的打招呼就是打群架吗……真是粗暴而且莫名其妙。”宗像皱皱眉。

“宗像,我不建议你露面。”周防坐回床上,躺在宗像腿上说道,“一旦过去,他一定会让你加入他的组织,如果你同意,虽说可以找到反抗教皇的真正组织也不一定,但在歼灭的同时你也自身难保。”周防玩弄着宗像的头发说道。

“那我不去呢?”宗像问道。“不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轰到这里的。”周防将手放下。

“那么阁下怎么想。”宗像牵住周防的手问道。

“‘不露面’啊,宗像。以你身体不适之名让我去不就好了。”周防伸了个懒腰。“不,周防,你还不清楚舞会的规矩吗?”宗像低头看着周防。

“知道啊,等我说完啊。”周防挠挠头,“但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是什么呢?”宗像饶有兴致地听着。周防在做好被打的准备后缓缓开口:“宗像……”

当天晚上周防的脸上就被抓出了一条像小猫一样的痕迹,不过幸好第二天就好了。

第二天傍晚,墨戴本私人酒店内。

灯红酒绿自然而然融入都市夜生活的景色中,当天也是聚集了大量贵族名流,著名导演,作家,政治家自然不在话下,前几代的国家总理与政府官员。但德累斯顿这种权利在政府之上的组织居然也能请来几个权利稍弱的人。简单来说,周防是这里第二大的。

被宗像唠叨了几句后周防还是被强行精心打扮了一番,周防本来就帅,再这样打扮一番更是帅气。照这种气势下去这台荷尔蒙高功率释放器得把在场所有的女士统统牵走了魂。但想钓到周防这条大鱼不可能了,他的旁边有一位绝美的夫人。

周防旁边的女伴可以说是在场最美的女人也说不定,金童玉女啊,宾客纷纷评价,这两人不久就成为了舞会上的焦点,当然,还没有进场。

登记台。

还没等侍者开口,周防就先说话了:“因教皇宗像礼司身体不适,故由其友人周防尊代替前来。”“啊,是周防尊先生啊,感谢您的到来。”侍者点头哈腰,“我们已收到教皇大人的回信了。”说完便礼貌回应,“一旁的应是周防礼子夫人吧。”

“是的。”周防悠然自得,不注意旁边的人散发的深深怨意慢慢说道。

“哼……”

“哈……”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