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染血教皇 II

ooc预警

将军尊×教皇礼

祝阅读愉快

要把前几天没更的补回来啊啊啊啊啊

到家后,宗像简简单单处理了伤口后乱七八糟地贴了一堆创可贴,躺在沙发上任由自己的身子陷下沙发。临时的教皇也要被暗杀吗……宗像自嘲道。

另一边。

“啊啊啊草薙哥他们赖皮!!!用人海战术的话会没完没了的吧!!”橘发青年在精准瞄准眼前的十个黑手党的头部后完美一枪毙命,在不断的有敌人涌过来的情况下开始发牢骚。

“八田哥你消消气啊,尊哥还没睡醒所以也只能忍一忍嘛,”带着墨镜的金发胖子则是赤手空拳将许多敌人打倒在地。

“嘛嘛你们两个冷静一点,尊的话一定会来的!大概!”草薙出云在甩狙了两个敌人后边换子弹边笑道。

“就算你这么说……啊!镰本!你右边!”八田美咲在短暂的吐槽后将手中的火焰甩出,在镰本力夫的头即将被砍下来之前把他旁边的敌人给燃烧殆尽。

“噢噢!!八田哥好帅气!!”镰本用像热血漫画中的语气说道。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啦……”八田害羞地挠挠头,忽然看见眼前的一头蓬乱的红毛。

“尊哥来啦!!!”八田兴奋而惊喜道。

周防尊,现任国际组织【德累斯顿】惩戒第一分殿〖吠舞罗〗将军。

“草薙,怎么样?”周防尊穿着军服,一脸懒散的模样,在自己的结界保护下没受一点伤地慢悠悠地走到草薙身边问道。

“我倒想问你随时随地都能睡死这个本领是怎么学会的?”草薙猝不及防地吐槽道。

“……现在怎么样了?”周防在无视吐槽一段时间后问道。

“人还剩很多,这样下去对我们不利……”草薙话音刚落。

“烧了。”周防简短回答。

“尊哥就等你这句话了!”八田仿佛蓄势以待般,将手高高举起,吼出口号的同时全身迸发出红色的火焰:“No Blood!No Bone!No Ash!”

不到半秒,战场被赤色烈焰所包围,燃烧,周防忽地弯下腰来,随后猛地伸展,那力量也随着他而变得更加强大。一分钟后,所有的敌人都归回尘土。

“回去吧。”周防说道。

吠舞罗总部——HOMRA酒吧。

“欢迎回来,king。”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在听到铃声的第一时间就和周防尊打了招呼。

“多多良哥!”八田也是精气神十足地向十束多多良打了招呼。

“尊。”十束的旁边是一个穿着哥特式连衣裙的银发女孩。她跑向周防抓住他。

“安娜,我回来了。”周防蹲下身来摸摸栉名安娜的头,罕见地露出笑容。

“呀,king真是偏心呢,只对安娜一个人那么好。”十束半开玩笑地,用吃醋般的语气说道。

“哈哈哈哈。”今日,笑声依旧充满这个酒吧。

两天后,宗像家中。

本应是出去买好生活必需品后舒舒服服地在家度过一整天。可开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催眠瓦斯味打破了宗像的美梦。

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宗像除了憋气别无他法,他屏住呼吸想要将家里的门窗全部打开顺便找出瓦斯弹扔了的,结果发现身体不听使唤。糟了,已经吸入过量了。

宗像单腿跪在自家门前,视线渐渐模糊,只能依稀看到几个人影正缓缓靠近自己。

“king,有新任务哦。”十束多多良翻阅了德累斯顿总部发给自家组织的邮件后说道。在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后惊讶道:“啊嘞,教皇大人失踪了?”

“十束,让我看看。”尊难得被任务勾起兴趣,不过这次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怒色。

“失踪的日期,两天前吗……”周防的即将生锈的大脑竟破天荒地开始思考起来。“那个笨蛋,就不能小心一点不要让我担心吗……”距离周防较近的十束依稀听得见周防的嘀咕。

不仅是这样,连一同看着邮件的八田的自言自语也听得见:“完了完了谁那么作死要把大嫂劫走啊。”

宗像礼司与周防尊,关系为:恋人。

宗像一睁眼就感觉凉意侵袭而来,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全身肯定被扒光了,药效还在,宗像除了眨眼和思考没有其他能做的事,心想着等会儿该怎么逃出去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

一头耀眼的金发,眼前的男人看着就是不爽,宗像咬牙切齿盯着男人。但那男人没有被激怒,而是像安慰自家情人般坐到宗像旁边道:“没想到高高在上的教皇也有如此堕落的一天啊。”

宗像想说出话来,可话语片刻间化为喘息,他只能尽全力吐出两个字:“变……态……”

眼前的金发男人没有理睬自己,挑逗般抚摸着宗像漂亮的背,在宗像耳边轻声道:“没想到你身为一个男人,身材却那么白皙呢。”眼前的男人是多么变态宗像算是领略到了,要不是这人给自己下了什么鬼药,早就让他投胎千万遍了。

姑且听出是在大厅的位置,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金发男人猛地回头,几名受伤的警卫来到:“大人!是【吠舞罗】!”

“嘁,是德累斯顿那群疯子吗!这次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打倒!!!”金发男人吼道。在他说出这话的同时,周防尊正在赶来的路上。“草薙,这里就是宗像被困的地方吧。”周防问道。“是的,哇尊你等等!!”草薙刚答应,周防就直接轰掉了门。

警卫被轻而易举地打倒,周防看到眼前这一幕,快步上前拽住男人的衣领就吼道:“你这混蛋对宗像做了什么!”“哼,【吠舞罗】的将军么,他管你什么事?”金发男人即使被拽着领子表情还是那么欠揍。

“回答我!”周防愤怒到了极点。“什……什么嘛……只不过是摸了下背而已啊。”金发男人瞬间就怂了。“不仅仅是这样吧,下药,瓦斯,还有之前的刺杀都是你们干的吧。”周防掏出枪顶着金发男人的脑袋,说道:“去死吧。”

鲜血溅到脸上,周防的脸看起来是那么令人恐惧,可宗像呆呆地看着他的脸,药效即将褪去,他已能正常地用声带发出声音:“周……防……”

“原因的话回去再解释,现在先逃离这个鬼地方吧。”周防将军服外套披在宗像身上,双手抱起他向大门走去。在那里,【吠舞罗】全员正等着他们。

“走吧。”周防说着话音刚落,身后的宅邸被熊熊烈火燃烧着。

HOMRA酒吧内。

“那么请问——”周防还没开始说话就被宗像打断了,“在此之前,我想先确认几件事情。”周防瞬间满脸黑线。

“你是不是派人监视我。”宗像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了一句疑问句。

“……是。”周防仿佛小孩认错般低下头。

“在我在在教堂时有吗?”

“有。”

“在我被刺杀时有吗?”

“有。”

“催眠瓦斯?”

“……有。”

“哼……”

“哈……”

“……真是拿你这野蛮人没办法。”宗像的笑并没有出现在周防的计划内,周防诧异道:“为什么要笑?”“没想到你也能关心我到这种地步啊,我真是感激涕零啊。”

“……需要那么夸张么?”周防多半猜到宗像还是在嘲讽自己,想换个话题:“伤,没事吧。”

“啊,这个啊。”宗像看着自己的右手,“与阁下以前受的伤相比,不过是小伤罢了。”“给我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啊。”周防的话语难得有带些感情,“呐,好不容易来了,要不我们在你度假这段时间里同居吧。”

“难得阁下提出这种要求,那么我就答应吧。”宗像说道。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