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大爱尊礼!!!(≖ᴗ≖๑)

尊礼 大义无霾

撒一把玻璃糖

偶尔写个虐

前方高虐(???)

祝阅读愉快

宗像在平息王权事件后的第二个月,去了那终结了一切的残骸——黄金之王的御守塔。整座塔的内部已经破烂不堪,当时许多血雨腥风的回忆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来到地下的石板之间,破碎的德累斯顿石板还残留着当时厮杀的痕迹,如同炸裂般分散开来。

当时在代替国常路大觉接管石板之后,发生了许多事啊。宗像在心中默默感叹。阳光透过缝隙洒在德累斯顿石板上。“结果,用尽一生去保护的东西,到最后还是会被破坏吗……”宗像用自嘲般的语气自言自语道,将手中的白菊花抛在石板上后闭眼哀悼几分钟后,转身离去。

结果到最后,自己还是没能找到让他回来的方法吗……宗像这么想着,不禁放慢了脚步。周防死后,那些生前常常对自己说的话语总是萦绕在宗像的耳边,挥散不去。

“真是不像你啊,宗像。”低沉的嗓音传入宗像的耳朵,这嗓音自己绝对不会弄错。

宗像猛地回头,德累斯顿石板迸发出强烈的光芒,那白菊花的花瓣脱落下来,仿佛要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力般,花瓣四周散发着淡淡红光。那花瓣勾勒成的人形是宗像最熟悉不过,也是唯一一个曾经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想要其起死回生的一生挚爱——周防尊。

宗像一度认为那只是自己的幻觉,但即使是幻觉,宗像永远都不想逃离这个幻觉。他已经放弃思考周防出现的原因,他用颤抖着的声音说道:“周……防……”

“是我。”周防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他笑着张开双臂,仿佛想要某人做出回应一般。泪水早已满盈了眼眶,但宗像是不会落下泪来的。

“笨蛋。”宗像拭去眼角即将涌出的泪,缓缓走进周防的怀抱。也只有在周防面前,宗像可以放下一切;也只有在周防面前,宗像可以变得脆弱。如今,被眼前的人拥入怀抱,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周防尊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知道现在也是。那触碰得到的实体和温暖的体温让宗像再一次确信,这不是幻象。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但在宗像冷静下来之后,还是以“探望友人”之名带着周防去询问威丝曼。

“那估计是……德累斯顿石板用尽最后的力量所制造出的……新的周防尊。”威丝曼若有所思道。“可能,是石板给您的馈赠吧,毕竟您保护到它直到最后一刻。但我要提醒您,这只是注入了在你记忆中的周防尊的记忆与性格的,名为周防尊的人偶而已。”

“第二个……那么就是指,这个周防尊是全新的周防尊,真正的周防尊。”宗像顿了顿,“还是被我杀死了吗……”宗像扶了扶眼镜,但白皙纤细的手隐藏不住瞳孔里无尽的悲伤和失望。

“是的。”威丝曼的回答简单明了。

宗像透过窗户看向周防,周防在屋外等候,并没有认真听威丝曼说的话。在宗像出来后牵住宗像的手说道:“回去吧。”

“嗯。宗像回应道。

没关系,即使不是周防也没关系,只要他在……只要看到他就好……宗像在心中安慰自己。即使这只是个注入记忆的人偶也罢,只要能看到周防,只要能看到他的存在就好……

不得不说,德累斯顿石板可以说是将那个周防尊的一切全部复制了一遍。吸烟时的样子,说话的样子,站立的姿势,甚至接吻的方式也是一样的,就是把他当成当时被自己杀死的周防也不为过。

但他终究是人偶,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周防尊已不复存在。那种熟悉的气息早已散去。

“不能成为那个被你杀死的周防尊,抱歉。”一次周防与宗像约会时,走在街上,周防看见宗像有些悲伤的表情,用带有抱歉的语气说道。

“哦呀,为什么要道歉?”宗像扶扶自己的眼镜,用以前总是摆出的做作微笑看向周防。

“别装了,被石板所制造出的我,并不是那个被你杀死的‘我’,这你应该很清楚吧。”周防无奈地笑笑,其实周防早就知道,宗像想要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昔日真正与自己一同度过,交战无数次的周防。

“……”宗像否定不了。那不是那个周防,可他笑了,笑得无奈却又带着些不知为何的欣慰。

是啊,你不是那个周防,但即使你已死去,我的大义不会因对你的感情而扬起阴霾。

剣をもつ剣を制す、我らが大義に曇りなし。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