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9L
QQ:2632109662
(长期渴望扩列嘤嘤嘤)
感谢泥萌关注窝啦(*´∀`)

尊礼 “大哥哥,送这个大姐姐一枝花吧!”

ooc预警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出来这个脑洞的((((;°Д°))))

神明礼司×神巫尊

祝阅读愉快

“怎么又是你,野蛮人。”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底下那么多人手为什么你要亲自见我?”

啊啊啊,这两个人又要开始了……周防的助手草薙出云和宗像身旁的伏见猿比古共同感叹道。

恕我直言,宗像大人,您是看到周防大人来了才出来的吧!伏见猿比古内心呐喊道。顺便换一个舒服的姿势等待这两人漫长的幼稚对话。

尊啊,你不是想看宗像才来的嘛……草薙在心中默默吐槽。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草,用响指打了个火后开始慢慢打发时间。

周防作为神巫,自然是要与神对话来解决一些洪水或是干旱一类的问题,平时应是没什么事才对,直到周防遇到了宗像。平时如果没事从不出门的周防最近竟然经常外出,还总是带些抹茶粉出去,而且只要周防一到自家管的河流,宗像必定会来到他跟前进行三岁小孩般的斗嘴。

自从周防顺手将抹茶粉带给宗像后,宗像便每天让周防带上抹茶来。周防完全搞不懂为什么宗像会喜欢抹茶这种那么苦的东西,有一次问他时,宗像称:“这是野蛮人体会不了的东西。”一般说这种话的人不管是什么物种都被周防一把大火烧得连渣渣都不剩。可偏偏宗像礼司,周防尊愿意和他拌嘴。

用赤之璘殿「吠舞罗」全员的话来说,他们的老大简直把宗像宠上天了。话虽如此,他们还是在怀疑宗像和自家老大究竟有没有在交往,万一只是一时兴起呢?直到看到他们两个接吻的时候。

嗯,可以安心地叫大嫂了。

青之神殿内。

“呐,宗像。”周防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宗像喝抹茶的样子。啊,只要是喜欢的人,做什么动作都赏心悦目,周防那么想着。

“怎么了吗?”宗像放下茶杯,只见面前那人一头凌乱的红毛,两根须须因为水流微微晃动。比起常人略黑了点的皮肤再加上金色的瞳孔,就是身上的和服也遮挡不了本人散发出的野蛮的气息。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人啊,宗像想。

“要不要去地上看看?”周防提出约会邀请,都交往了那么久了,到现在还没约会过,倒不是因为两人的事务繁忙,而是因为宗像这样貌要变变。

首先就是那对长在耳朵那里的漂亮的鳍,太引人瞩目了估计到了地上就会被抓起来的。还有那一个眼睛,那个半透明的青白色瞳孔里还有着象征神明的花纹,听宗像说对于凡人可能还有什么不得了的力量,总之一定要遮起来才行。话说这家伙不是河神吗……一般河神不都长得人鱼尾吗?这家伙倒是生得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啧,不行,这脸太漂亮了不能让别人看到(划掉)

“周防?”宗像的话语让周防回了回神,周防说道:“把右眼和鳍遮掉吧。”

“鳍倒是可以遮住……”宗像摸了摸自己半透明的鳍,那鳍仿佛一用力就会破碎掉。鳍在无形中消散,“眼睛是神的印记,消不了哦。”宗像遮住自己的右眼,透过缝隙看着周防。

“这样不就好了。”周防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青色眼罩,帮宗像戴上,也只有这个时候,周防的动作才会变得轻一些。“洁白的樱花吗,没想到阁下的品味还不错。”“……”周防懒得反驳,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自己口袋里摸出这个东西的。

哦,好像是在第一次和神明对话的时候一个名叫伊佐那社的神明给自己的说是纪念品什么的,来着。

宗像虽说是第一次来到凡间,可有些事比周防还清楚。在水中无聊便开始观察人间生活来打发时间,没想到的是实际体验这种生活比待在水里看要有趣得多。茶剑道啊周防经常带来的点心的制作啊,在水中可体验不到这种乐趣。今天可以说是把大半的梦想都实现了。

“神明大人也请体谅一下普通人的体力啊……”宗像身后的周防几乎可以说是扛着宗像买下的所有东西,满脸的体力不支的表情说道:“宗像,先休息一下行吗?”

“哦呀,阁下的体力似乎比我想象中要少呢。”宗像呵呵笑道,“那这点东西就先搬到阁下的宅邸去吧。”

周防在吩咐刚好路过的八田把这些东西搬回去后,双手终于得到解放,待手臂的酸麻好些后,周防将宗像的手握在手心里:“人间的生活如何啊,神明大人。”

“还不错。”宗像说道。忽然,一个卖着花的女孩映入眼帘,那女孩正摆摊,花朵应是刚才摘下,色泽还算不错。女孩注意到了宗像和周防,跑到周防跟前说道:“大哥哥,送给这个大姐姐一朵花吧!”

“噗。”周防拼命克制自己想笑的心情。等冷静下来后看向宗像,啊,神明真是辛苦啊,愤怒到已经满脸黑线了还要强颜欢笑。由于身高差距太多,宗像蹲在女孩面前说道:

“呵呵,阁下应是搞错了,我不是女……”

“给我来一枝。”周防直接打断宗像的话。

“非常感谢!”女孩兴高采烈地从自家地摊拿出一朵百合。

“哼……”

“哈……”

“周防。”两人走在街上,宗像正把玩着刚刚周防买的百合,百合还散着淡淡香气,沁人心脾。

“嗯?”

“刚刚为什么不反驳那个女孩?”

“因为有趣。”周防顿了一下,“而且,我想看你慌张的样子。”周防将自己与宗像的距离拉得近了些。

“哼,真是野蛮人。”宗像笑道。

“那这支花就有阁下保管吧。”宗像将花按在周防胸口。

“没有其他要保管的东西了吗?”周防突然将眼前的人拥入怀里。

“哦呀,还有什么吗?”宗像问道。

“你啊。”周防将吻落在眼罩上。



















哎呀晚了一天ᕦ(ò_óˇ)ᕤ“

评论 ( 7 )
热度 ( 70 )

© 9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