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9L
QQ:2632109662
(长期渴望扩列嘤嘤嘤)
感谢泥萌关注窝啦(*´∀`)

『尊礼』宠(liu)物(mang)兔

突发奇想的段子

重度ooc

已同居

超短篇

一发完

今日的Scetper 4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宗像礼司依旧审阅着文稿,喝着抹茶,心中几句生活的无趣。

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大力推开,突如其来的响声让宗像皱皱眉,他将手中的报告放下,但也没抬头,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见面,但还是会抱怨几句:“野蛮人,今天有什么事吗?如果只是单纯想来见我的话就先请回……”

“宗像。”周防尊打断了宗像的话语,双手撑在桌子上说道:“为什么你的床旁有个兔子。”

“可能是从院子里跑进来的吧,阁下把他放回院子里不就好了?”宗像总算抬起头来,紫色瞳孔对上金色眼眸,清楚地看到周防的肩上有一只毛茸茸的安哥拉兔。周防和兔子显然不搭,多半是因为那头凌乱的红毛和看着虽帅但有点可怕的脸,周防无奈道:“我试过了,没用。”宗像笑笑,说道:“那么请阁下自己解决吧,你知道动物向来不接近我……”

话音刚落,那只安哥拉兔灵活跳到宗像的桌上,蹭了蹭宗像的手。

“是吗,那这只兔子难道不算动物?”周防笑道。“啊。”宗像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难免有些陌生,他正想着该怎么把这个兔子以最快的速度扔掉(雾),周防先开口了:“要不先养着吧。”“原来你这种野蛮人也会有养兔子的心情。”宗像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那兔子继续啃着自己的手,“不过这样也不坏。”

不久周防就为自己说的话后悔了。

养兔子的事自然由无业游民周防尊担任,但没过几天周防就受不了了,不是因为养兔子麻烦,而是因为这兔子本身就是个麻烦。

吃饭时总算可以和宗像说说话调调情,这个兔子就是缠着宗像不放,在宗像的手边蹭啊蹭的,宗像也是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将精神集中在兔子身上,把周防晾在一边。

不仅仅是这样,睡觉的时候,打游戏的时候,做些不可告人的事的时候,这兔子没一刻是不在宗像旁边的。虽然他早就试过将兔子放在花园里,但没过一会儿它就会出现在宗像的办公桌上。

啊啊啊,虽然宗像的笑脸是好看,但能不能对着我笑啊……周防不顾形象地想。

养兔子的第三个星期,周防将兔粮倒出来,但没有倒在盆子里,而是一点一点倒在地上,脚步慢慢向后退,兔子当然是跟着。周防一点一点将它引出家里,引到花园的草丛里后乘其不备Duang唧一下将花园的门锁掉。

为什么我不早点想到这个办法啊……周防尊狮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智商欠费。

周防躺在沙发上后不久宗像就回来了,兔子不在让他感到有些诧异,问道:“周防,兔子呢?”
“自己回去了。”周防从沙发上坐起来,怎能说是因为自己吃醋而把兔子引到花园去的。但宗像马上就猜到周防的心思了,他笑笑,放下自己的公文包,双手搂住周防的脖子借着体位居高临下地说道:“难不成阁下因为兔子吃醋了?”

“那又怎样?”周防将面前的人揽进怀里,两根红色的须须垂了下来,说道:“那只兔子太黏你了,我把它放回花园里锁了门。”“呵呵,以阁下的智商也确实只能想到这种方法。”宗像任由周防抱着自己,毒舌几句后说道:“不觉得那只兔子很像你嘛?”

“为什么这么说?”周防饶有兴致地听了下去:“你们两个都很黏我啊。”宗像笑笑,“不过凭阁下的智商应该是想不出的。”“我的智商都给你了啊宗像。”周防自然而然将宗像坐在自己腿上,宗像将额头顶着周防的额头说道:“你的智商全都用在情话上了吗?”周防坏笑道:“我是为了谁啊?”宗像的脸不经意地红了一下,随后快速退散,明知故问道:“野蛮人,今天星期几。”

“你说呢?”周防深深吻下宗像的唇。

花园里的兔子目睹了全过程。

第二天

十束多多良:“咦我的录像兔呢?”

草薙出云:“昨天好像溜出去了。”

十束多多良:“你看兔子回来了!”

草薙出云:“真的诶,昨天跑哪里去了。”

八田美咲:“这不是尊哥嘛!”

十束多多良:“哇king诶⊙∀⊙!”

当兔子把所有的录像统统播放完后……

十束多多良:“诶~King的床技真好啊~”

草薙出云:“现在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吗……为啥你当初设定兔叽喜欢蓝色啊……雾草八田你咋了!?”

八田美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脸红害羞到无法自拔)















我的文笔真是惨不忍睹༼༎ຶ෴༎ຶ༽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9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