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REI/REIMIKO
这里纹夜/白雀/9L
QQ:2632109662
(长期渴望扩列嘤嘤嘤)
感谢泥萌关注窝啦(*´∀`)

正式道别rua

不是退坑 初三了码不得长文画不了画

uw出本进行中 是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版本惹

还有我求你们看我简介我迫切扩列

初三啊……

p1p2尊礼情头

p3原梗

正式道个别 升初三要中考了 不定期冒泡嗯

尊礼 Childhood

七夕激情小短打

幼驯染向注意避雷

写的很急有很多bug嗯

被官方炸出来系列(*´∀`)

@夜岚听海 @一片鱼鳞 

祝阅读愉快

“阁下这么做不觉得不道德吗。”

耳边传来陌生的稚嫩声音,听上去正经得让小周防感到烦躁,转过头去,眼前的男孩有些熟悉。

“啊?”

“您用脚踹自动贩卖机的举动。”

“我投了钱了,没犯法吧。”

话音刚落,取物口掉出两罐罐装饮料。

极纯极深的,广阔的海,蔚蓝得让人有些悲伤。绕过摆了纯白的花束与祝福语的地方,小周防看着这片从未见过的海,跳了进去。

热辣滚烫的沙滩灼烧着脚底,海水却格外清爽,空气中的噪音在水中变得朦胧不清,周防的脚用力一蹬向下游去,...

尊礼 Celebration

生日快乐我们的王

08.13打卡 这个没有石板的星球里 他只是周防尊

参考书籍:《上海堡垒》

@夜岚听海 

祝阅读愉快

蛋色暖光似清澈蜂蜜般淋泻在地板上,梧桐被太阳勾勒出金色轮廓,铃声震碎静谧,惊动停歇在屋檐上的麻雀四散开来。

周防的眼皮跳动了几下,喉咙中挤出难受的呜咽声,脸深埋在枕头里,半晌艰难地从被窝里抽出手臂摸索着想要关掉闹铃,还未碰到床头柜铃声便戛然而止,取而代之触碰到某人温凉的指节。

无意识地抓住,迷迷糊糊半张开双眸,阳光刺眼,人影有些恍惚,似是被湿气晕染的青色水彩,轮廓带着柔软的晕边。

手突然被握住,带着温热,宗像愣了愣,偏头看向仍闭着眼的周防,轻笑着说道:“阁下真是嗜睡,我...

说明

圈名: 纹夜/白雀/L3

主cp: 尊礼礼尊(K). CT(八方旅人). 主明(女神异闻录5).

副cp: 轰出(我的英雄学院). 贱虫铁虫(漫威)

目前连载(等我中考完): 尊礼: Underworld(爱丽丝梦游仙境世界观)、BacK(多重人格尊×原设礼)、Old Tree(尼尔机械纪元&ABO&哨向世界观)


女神异闻录5 amino: http://aminoapps.com/p/zuffvl

八方旅人 amino: http://aminoapps.com/p/nnlb5x

OT世界观: http://ll020107.lofter.com/post/1e94c5be_12e6f4d9...

尊礼 生而为王

烂尾预警em

暑假作业太不友好了你们要体谅我x

祝阅读愉快

科隆的夜晚并没有东京那样灯红酒绿而过分耀眼,路边的路灯灯光仅仅照亮半寸土地,皎白的月光流泻下来,莱茵河上淌着星月的光辉。

酒吧的招牌上闪烁着微弱的霓虹灯光芒,掉了漆的门板吱吱呀呀,古典音乐在唱针下浸染到角角落落。缓慢的脚步声打破静谧,红发男人拉开座位坐到吧台前,老酒保衣装正式,没有抬头,眼角的细细皱纹渐渐蔓延开来,身上散着古龙水味,背脊并没有因为时间而伛偻。手中的动作一丝不苟,玻璃杯被擦得咯吱响,昏暗灯光照得漆黑发根中抽出的几丝银色格外显眼。

“Wermutwein.”

“Rein?”

酒柜中陈列的古董名酒不少,男人点了点头,老酒保...

尊礼 纸醉

烂尾注意

四月。

冬日的寒冷还未完全消散去,雨水带着缕缕凉意浸润城市,路边草丛虽留着未消融殆尽的积雪,却开始冒出不起眼的斑斓野花,被雨水打得不成样子。阴霾散去,阳光透过乌云缝隙照射下来,雨水不久便止住了,天气恢复了晴朗。花瓣上凝着剔透的雨珠,顺着重力缓缓下滑,最终滴落在青草上,顺着纹路向下,融入白雪与泥土。

“哦呀。”

空旷公路旁的不起眼的书店中,青发男人披着米色的针织外套,安静地坐在幕窗旁的茶色软垫上。白皙手指细长,指节轮廓分明,指尖不时发出翻动纸页的细小碎声。

书页已尽,合上手中的书,窗外淅沥声早已淡去,男人叹了口气,抬起头,方才发现屋外已是一片晴天,耀眼阳光透过交错的梧桐树叶的...

@夜岚听海 

那么多坑也不差这一个

而且还是点梗

(为管不住自己开坑的手寻找理由)

尊礼 Toffee

@夜岚听海 夫君君520快乐(・∀ · )

强行掐点www

窝emmm对不起你们贺文就这点文笔还渣

过气写手纹夜(不你就没火过)

祝阅读愉快

片缕金色阳光透过梧桐叶缝隙,光影斑驳,穿过透明移门,星星点点洒落在亚麻色地毯上。

周防缓缓睁开双眼,半边视线被青色遮挡,手臂被怀中的人枕着,时不时往里靠近,听得到细微的鼻息声,鸦羽垂落,长时间的警戒松懈下来,难能看到这种状态的宗像,并未准备起身,周防垂着眼帘静静注视,平时杀气汹涌的瞳孔此时几乎要沁出金色蜜酒来。

被子发出窸窣声,宗像睁开眼,柔软青发挠得周防半脸瘙痒,摆脱了头发后低头看向宗像。

“早安,周防。”宗像揉了揉眼睛,抬起头轻声...

尊礼 隐狼

啊天啊也就改了那么一点hhh

@夜岚听海 

狙击手观察员(我再也不改了改文贼累QWQ

祝阅读愉快(・∀・)

[德累斯顿]第二实验区:红厂。

阴霾笼罩,看不见阳光。钢铁废墟上沾染斑驳红锈,沉沉浮浮在灰色的海面上。工业用楼房以及周边大楼早已倒塌,在水面上露出残破一角,透过窗户或许还能找到几具凄切白骨。红厂中心伫立着巨大机械,尖锐处尚还流淌着海水,双眼因沉眠而未亮起红光。机械周围几艘大型黑色军舰围绕,胸腔至脚踝被军舰底部的细长黑线束缚,黑色直升机在空中盘旋。银发的男人坐在直升飞机上,清澈的瞳孔俯瞰大地。

地球,抑或说是废土。

突然挣断黑线,银发男人眼皮跳动。机械亮起瘆人的红光,嘶吼尖锐刺耳,

1 / 5

© 9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