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夜

修仙是个好东西( ˙ ᗜ ˙ )

我发现我一到原创就画风突变◟( ˘•ω•˘ )◞

尊礼 染血教皇XVII

其实多的也就对话啦

祝阅读愉快

见宗像许久没有回信,周防关掉手机,想:快点去接那家伙吧。

周防走到Scepter 4大楼楼下,普通人的想法的话必是一个杀了很多人的黑帮老大来自首了,但他们错了,一,人家是正经的黑帮老大,二,周防杀了的人已经不能用很多来形容了,三,周防是来接宗像的。

宗像的办公室周防自然是自由进出,但到了办公室,打开门却不见人影。上厕所去了?周防这么想着坐到宗像的座位上,等了半个小时后周防发觉不对劲,问了唯一有点交情的伏见,伏见却诧异地说:“室长他去找你了啊。”

周防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的话宗像应该早就到了吧。周防这么想着,回到HOMRA,做好被宗像嘲讽“野蛮人你真慢啊是不是迷路了啊呵呵如果是阁下的脑子的话大有可能呢。”的充足准备,进了HOMRA的门。却还是没有出现宗像的身影。

周防有点慌了,在路上也没有碰到宗像,别是又卷到什么事件里去了吧,周防这么想着,隐隐约约听到刀剑的碰撞声,周防立马发动能力,宗像的气息他在清楚不过,青色的亮点从自己的办公室蜿蜒,至街道,至店铺,却突然在一个地方断掉,那里的亮点有的漂浮在空中划出凛冽花纹,有的如斑点般撒在地上。

没错,就是那里,周防驰骋于蔚蓝苍穹之中,带着赤红的轨迹高速移动着。狂风打在自己脸上,周防立马发现了宗像的身影。暂且不谈敌人,宗像伤痕累累,左手手臂受了重伤,宗像捂着自己的左臂单膝跪在地上,没有带佩剑的他只能运用自己的能力,估计是遭到了埋伏,不然怎么可能那么狼狈。

“宗像!”周防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冲下去救自己老婆再说,看着宗像受了那么重的伤自己怎能不动怒,手上的赤炎迸发出巨大力量,被打到绝对一命呜呼。宗像被身前的巨大响声吓到,愣了一下的时间已经被周防抱起,周防的这一拳所带来的冲击使周围沙土荡起,周防干脆直接将沙雾劈开,但已经晚了,敌人已经逃走。

“可恶。”周防愤怒道,本该将伤害宗像的人碎尸万段才对,完全可以说是自己过于冲动而让其逃之夭夭。周围似乎被施展了结界,无人靠近也无人发现宗像和周防,周防再次跃于空中,以最快的速度前往HOMRA。宗像已经被救下,周防的速度慢了些,宗像将头埋进周防怀里。两人没有说话,周防没由来地害怕,过了一会儿,宗像轻声说:“吠舞罗……”

“怎么了,宗像?”周防将怀中冰冷的身体搂得紧了些,失血过多的宗像脸色呈病态白,只能靠周防的温暖维持神智,宗像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吠舞罗的成员,袭击了我。”

周防一个急刹车,要不是把宗像抱得很紧,宗像得飞出去。他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宗像相信自己。宗像当然没有准备怀疑他,他知道周防不会做出这种事。但看这个表情突然就起了玩心,故作万分失望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周防。”

周防满头的黑线,完了完了这次怎么和宗像解释都解释不清了,宗像连周防手里的手汗都感受到了,觉得可以结束了的时候,宗像正要开口,周防说道:“……我会负责的。”说完之后周防发现宗像的语气,想开玩笑一样。

“噗。”宗像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憋笑真是痛苦,他深呼了一口气,说道:“安心吧,我不会怀疑你的,那种动作,像是被操控了一样,虽然说那个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宗像笑道,嗯,周防是个可以打发时间的人。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啊宗像。”周防叹了口气,那时候他真的被宗像吓了一跳,也许会离婚也不一定。不过看宗像的语气,应该不会错,自家的成员被控制了这种事其实每个王都能做到,又因为宗像的那个任务而不能调查,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现在是不能调查这件事了,明天就要去英国了。”宗像说道。安排打乱了宗像可不能忍,所以只能先这么做,再加上如果现在开始调查可能会打草惊蛇,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可能和现在接的任务有关联。

到了吠舞罗,草薙看着周防以一个虐狗的姿势抱着伤痕累累的宗像,由不得吃了一惊。虽然周防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吠舞罗,但是宗像还是失血太多。冷汗遍及宗像全身,宗像微微颤抖着。周防从没看见过宗像能够如此狼狈。让草薙把绷带酒精拿出来后带着宗像上了楼。

伤得很重,周防由衷感叹,要不是英国的那几个反教团很重要,周防肯定要把宗像放在家里静养。血勉强是止住了,有一些刀伤完全可以说是常人忍受不了的巨大疼痛,但宗像忍住了,没有鬼哭狼嚎。

“给我珍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啊,你不心疼我心疼啊。”周防剪断绷带,一切都处理好后抱住宗像,些许时间后宗像的气色好了些,用自己的额头顶住周防的额头,笑道:“我还没阁下那么不珍惜身体,所以就安心吧。”

“真是的。”周防无奈。
伦敦。

英国的任务比较棘手,宗像租了一套别墅,工作中也要享受生活不是吗。地图中所描述的英国有两个反教团,一个好像还是大户人家,贪污腐败得要命,还有一个就是传说中的黑社会,需要警惕。

但周防纳闷的是宗像说还要去歼灭几个恐怖组织,“伸张正义也是Scepter 4的大义之一。”宗像的明确回答让周防无话可说,当然周防也不存在什么答应不答应的事,所以周防也没拒绝,嗯,这就是传说中的烂好人吧,周防想。

宗像让周防待在家里,“周防,我出去买点东西,不要给我搞破坏啊。”宗像这么叮嘱着这种令人无语的话,虽然对于周防来说,大有可能。不过周防现在最重要的事是睡觉。

宗像很喜欢伦敦的氛围,宁静典雅,大至建筑小至居民,一切的一切都让宗像十分舒心,倒不如说,都和周防尊这个人完全相反,虽说宗像至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野蛮人,但顺从天命吧,至少这个人不会像眼前的这群人一样恶劣。

我……看起来很弱吗?宗像在一群看起来就是以大欺小加上颓废得不得了的小混混的层层逼近下退到墙角顺便思考一下人生,手中的日式茶杯是宗像喜欢的款式,所以怎么会让它破碎呢?

“抢光这家伙身上的钱。”看上去是他们老大的男人发话了,宗像借着后面的墙壁,单脚猛地发力冲到男人面前,短暂欣赏了男人惊慌的神色后一个拳头抡上男人的肚子,昨天还在和别人战到自己不利的宗像觉得这几个人太渣渣了,柔软触感后男人立马倒地,一个响指宗像用能力幻化成剑,说道:“还想试试看吗?如果你们想死的话。”

“可恶。”几个人愤愤骂了几句脏字,落荒而逃了。

到家后,宗像见周防躺在沙发上,便坐到他身边,周防也察觉到宗像回来了:

“好晚啊……不是说就买几个茶杯的吗。”

“在路上有些麻烦。”

“蛤?”

“几个小混混,看来英国的法律还套不住他们。”

“……”周防脑补了一下宗像虐菜的情景,突然惊觉:

“伤口裂开了?”

“没有啊。”

“呼,以后别做这种事啊。”

“又不是我找上那群人的。”

“只能说你长得……算了。”

“阁下想说什么。”

“不,没啥。”

“阁下想说就说别遮遮掩掩的。”

“……只能怪你长得一副君子书生的样子,别人以为你好欺负。”

“阁下不可以貌取人。”

“我没啊是那群想讹你钱的。”

“哼……”

“哈……”

昂,原谅我,今天事太多了没时间码字,明天更得多一点|・ω・`)

唐衹_混沌中立二人组:

【滑稽.jpc】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临摹敬太太之尊礼,注入巨大殷切以让敬太太回坑!o(`ω´*)o

等等,前几次的文……是不是有点……bug?!

尊礼 染血教皇XVI

强行虐狗

对不起啊被闪瞎的小天使们

祝阅读愉快

第二天。

一大早周防就走了,大概是为了不吵醒宗像,做任何事都轻手轻脚的。但即使这样,宗像还是能通过身旁的轻微动静知道周防的离去,鼻息间的平稳呼吸没有露出装睡的破绽,宗像慢悠悠地翻了个身,周防愣了一下,但在看见放松警惕的睡颜后松了口气,换好衣服后轻轻关上门走了。

其实周防起来的时间是平常宗像起来的时间,这时候宗像突然冒出来一句“阁下今天起得真早。”倒也没什么问题。但宗像没有这么做,周防向来不知道宗像起床的时间,而且这个时间点对可以睡一天的周防来说算早的了,每天的早上周防都是被宗像摇醒的。

洗漱完毕后宗像自己一人去自助餐厅吃早餐,以前他坐的双人桌没有空的座位,但这次他与空气一同就餐,与其说是新鲜,倒不如说是不太适应了,换作是前两天,周防就会拿着一杯酒和一盘几乎没什么菜的盘子,因此宗像总是要拿很多的菜夹给周防,旁边的厨师看到宗像盘中那么多菜,心中难免惊讶:小伙子看不出来饭量很大嘛!!!

宗像总是会边把菜拿给周防边唠叨道:“阁下早上吃那么少低血糖怎么办,”宗像知道周防不是不想吃饭,而是懒,空前绝后的懒,懒到自己的早饭都送到自己面前了还要宗像喂,宗像只好无奈答应,但心里还是蛮享受这份工作的,至于那些旁边被闪瞎的青组和赤组,还有一大帮子的单身狗,已无视。

周防不在,宗像终于可以在正常的目光下拿着适合自己饭量的早餐,坐在双人座,安静地进食。一大早赤组和青组都接到了在外巡逻的工作,而且宗像的早餐时间略早,四周也没什么人。宗像在摆弄刀叉时,声音非常轻,绝非会像在带周防出来时那种要干架的气势。

用完餐后,宗像回楼上拿了包锁了门,带上周防给自己的U盘。下电梯时不禁感叹果然,一个人的话效率会高很多。不过现在的宗像少了周防在身边时的那种捉摸不透的气势,总觉得这个人,有些冷。

Scepter 4德国分部,宗像其实只是想让周防活动一下长久没有进行有氧运动的大脑,不然总有一天周防的脑子就会像俗话所说的那样锈掉,早上闲来无事宗像也不想拼拼图,将周防所查来的资料当书看了一遍。当看到原墨零这个人的资料的时候,宗像愣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笑道:“哼,真是帮了我一件大忙啊,周防。”

宗像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原墨零这个人的资料非常的简短,简短到只有一句介绍:前德累斯顿【统治】第三分殿〖非时院〗成员。这可以说是巨大的线索,会不会太顺利了?宗像这么想着,“室长,市政厅地区发生骚乱,请下指示。”伏见轻轻叩门后开门,“是异能者,最近又开始骚动了。”

“全力制压,拜托你了伏见君。”宗像说道,“我这次还是不去了。”“室长是有什么事吗?”伏见诧异,一般大多数制压骚乱一类的事宗像都会亲自出马,别是因为没了尊哥提不起劲吧……见室长没有发话,估计是不想说,伏见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与此同时,HOMRA。

没了宗像随时随地的唠叨,周防有些无聊,这个时候宗像在做什么呢,周防想着宗像在办公室批阅文件的样子,嗯,自家的老婆怎么看都好看,周防想着想着露出微笑,旁边的八田看着自家老大的蜜汁微笑不禁一身冷汗。

“呐,八田,草薙是不是快到了。”周防躺在沙发上,今天早上很早就来了吠舞罗,到了差不多得困死,到自己房间想再睡一觉,但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宗像,感觉自己像个笨蛋一样,啊,好难受啊。

好不容易忍到中午,不得不说想睡但睡不着的心情折腾了周防一个上午,没有宗像,周防突然有些想念早餐时宗像边解释着低血糖的危害边朝自己嘴里喂煎得刚刚好的煎蛋,还有穿正装的时候宗像说着“阁下真该自己把领带带好。”把自己的领带捋平。

虽然说已经结婚了,宗像和周防的工作还是很忙碌,幸好天主教对于同性恋采取怜悯的态度而不是反对,即使德累斯顿知道这件事,但还是让宗像接了这个任务,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是宗像的办事效率和气质样貌,也正因为此美好的婚后生活成了四处奔波的忙碌的婚后蜜月。

“我回来了,尊。”HOMRA的门上的铃声响起,草薙拿了一大堆的类似机票的东西和一袋刚采购好的食材回来了,周防快速走了出去。草薙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外套被风刮起,草薙怀疑自己看到重影了,自己看到头顶一团红毛的不明物体冲了出去,好像额前还有两条蟑螂须须。

“草薙哥!”八田元气满满的声音让草薙拉回了神,瞎猜都猜得到刚刚出去的是周防,草薙的大脑用几秒处理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接着摆出和平常一样的笑容:“呀,八田酱,有好好监督尊吗?”
“当然了!”八田打破酒吧的宁静,“尊哥可是很负责的!”小弟为何不捧自家老大,一大早周防也确实做了点事,不得不说有这种火焰的能力真是方便,什么东西放在手心里火一放就熟了。周防也为此也省去了不少功夫,不过服务员什么的还是算了,从里到外无不透露着一股小混混的气息。

宗像想着周防也快来了,饭点的时候与周防出去吃,给周防发了条SNS:

宗像:野蛮人,等会出去吃吧。

周防:我无所谓。

宗像:阁下是懒到一个境界了吗。

周防:随你怎么说。

宗像:1秒内推荐一个店名。

周防:别闹。

宗像:HOMRA,正解。

周防:你是不是也就认识这一个店啊。

宗像:哼……

周防:哈……

尊礼 染血教皇XV

前方绿组出没

祝阅读愉快

“喂,流,我可是很重视你的发言的啊。”磐舟将罐装啤酒饮尽,啤酒罐放在桌上,下巴的胡渣仿佛很久没剃过一样看上去十分地刺手,皱着眉头转过身去,对着正在刷DQ11的银发少年一脸地认真道,“话说回来,须久那,我让你买的东西你买好了吗?”

“啪”,将游戏机关闭折叠随便放在一边,须久那不耐烦地将手边的塑料袋递给磐舟:“喏,买回来了,虽然完全不想买。”磐舟将塑料袋打开一看,把塑料袋里的酱汁拿出来,生气道:“啊!我不是让你买沙拉酱吗!你干嘛买蛋黄酱啊!”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两个都一样!而且蛋黄酱更好吃一点吧!”须久那不服气地叉腰回嘴着一句病句,“不不明明是沙拉酱更适合天妇罗好吗!”磐舟以一种大人的口气郑重其事地双手环胸对须久那说。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磐先生也真是的,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孩子斗嘴啊。”旁边正敷着面膜的男人的语气显然有些生气和无奈,面膜到了时间,男人将它拿下。

“紫你不懂蛋黄酱的美味!!!”须久那急迫于表达蛋黄酱的立场,旁边的磐舟一脸从容自在:“不,饭是我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有本事你做饭。”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得意到有点欠揍。

“真是的。”御芍神有些嫌弃这两个人,旁边的一只绿色鹦鹉扑腾着翅膀飞到御芍神肩上道:“紫,紫,生气了,生气了。”

“不,小紫没有生气哦。”御芍神微笑着用手卷着自己的头发,“只是这两个人太幼稚了。”他将头发向后一甩,“哼。”须久那赌气一般将头转向一边不看磐舟。磐舟也没办法,叹口气挠挠头。御芍神只好无奈地笑笑。

“当下需要注意的是Scepter 4已经注意到了蛛丝马迹。”一直沉默着的比水发话了,平静的语气好像他才是最不担心的,“请慎重一点不要像小孩子一样,磐先生,须久那。”

“是是,我知道了啊,流,毕竟是王的话,不可违忤啊。”须久那摆出恶作剧成功的笑,“对吧!琴坂!”

“流,是王!”琴坂飞到比水肩上,尖声叫道。

剩下的几天,Scepter 4将德国的巴赛那的余党统统抓获,德国的反教组织从此斩草除根。但由于在审问中多了些时间,宗像安排的日程刚好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及情报统统梳理一遍,简而言之,没有休息的时间。

回到宾馆后,宗像抑制住想不顾形象趴在床上的想法先去洗澡,随便拿了件衣服就瘫在床上不想动,难得有那么累的时候,不过好不容易可以解决一群反教,也算是有点成果。宗像抱着旁边的枕头,困意渐渐泛上来。差点睡着时,传来开门声。宗像睁开差点闭上的眼睛,立马坐起身来道:“哦呀,阁下今天怎么那么早。”

“不是你叫我把巴赛那那家伙的残党调查清楚的嘛。”周防关上门后从口袋里掏出黑色U盘放到宗像的笔记本上,“虽然不知道都打完了你还要调查他们干嘛,U盘里只有这个文档,草薙把所有有嫌疑的人统统算上了。”说完便坐到床边道:“而且今天你是累傻了吗,怎么穿我的衬衫。”

“那真是失礼,阁下出去一下我换衣服。”宗像刚刚察觉,“哦。”周防说着离开了房间。正当宗像换衣服之际,手机铃声响起,周防接到草薙的电话,莫名有种不好的感觉:“唷,尊,明天我和小世理有事要出去,明天麻烦你看店了啊。”然后没等周防的回复就挂断了电话。

“喂。”周防面对突如其来的强制请求没了辙,只好答应。与此同时,宗像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了淡岛的电话:“室长,非常抱歉,明天我因为要去办Scepter 4和吠舞罗前往意大利的手续,所以上午暂时需要请假,我让伏见管理Scepter 4了。”

“哦呀,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宗像答应了一声,听到门外周防正和草薙打着电话,大致了解了情况。脑补了一下淡岛让伏见管理Scepter 4时一脸不情愿却只能答应的表情,真是有趣。

挂断电话,宗像让周防进来。

“阁下终于不是无业游民了?”

“算是吧。”

“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要庆祝的话就免了,明天可没有人保护你哦。”

“请不要以为我很弱,要干架的话我随时奉陪。”

“一个累趴了的人就不要说这种话了。”

“哼……”

“哈……”

“总而言之明天谨慎一点行动。”周防躺在床上,说是草薙弄的,其实大多数还是自己查出来的,还是用了点心去做了的。周防虽然没宗像那么累,但发现查资料比打架还要耗体力,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嗜睡,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家伙。”宗像叹了口气,不一会儿也睡了。

没错,在下是个画渣



啊啊啊这两个人太配了ଘ(੭ˊ꒳​ˋ)੭✧


网址:<a target="_blank" class="f-atbox s-fc2" rel="nofollow" href="http://m.dm5.com/m218607/"  >http://m.dm5.com/m218607/</a>